关于污染的小笑话精选幽默笑话365手机登录网页_开心笑话故事 - 365手机登录网页

365手机登录网页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女皇帝的新装
  从前有个刚嫁到婆家的少妇,好吃懒做,一天到晚总在搅尽脑汁儿、变着法儿地装扮自己,让丈夫一会儿买这个,一会儿买那个给自己戴、给自己穿,好在丈夫是个秀才,有涵养,又疼她,家中还不算穷,总是百般地呵护并满足她,这不,今天丈夫又给她买了套衣裙回来, 漂亮极了,难怪要花上三两二钱银子外加六个铜钱哪!少妇穿上高兴极了,搂着丈夫的脖子猛咬他的脸和嘴,不停地叫唤:“好老公,好老公,真是好老公!......”立马就决定明天回娘家去炫耀炫耀,好好气气哥哥嫂子!第二天少妇早早起来,细细打扮停当,正要出门,突然外面刮起了风,红尘滚滚,少妇可成了热锅上的蚂蚁,要走,又怕飞尘污染了漂亮的新衣,不走吧,过不了晚上她就会急死的, 这样的大事怎能耽误片刻呢?秀才看了心疼,到底是读书人,脑子灵,眨眼工夫就想出了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他拿套旧衣衫给少妇穿在外面,又写了两张纸条各贴在她的前胸和后背上。“干吗?干吗?我不嘛!”少妇不知道丈夫在搞啥鬼。丈夫劝道:“娘子稍安勿躁,着旧衣者,护新裳也。”“那还不如不回去呢!这鬼纸条子上写的是啥?”“新衣在内也!”“别人看到这纸条就象看到我的新衣服一样?”“然也!”于是少妇便高高兴兴地上路了。 出门不到半路,纸条就给风掀跑了,她就跟在后面追啊追,一追追到了一条小胡同里,满地找都找不到,可急死了小妇人。天无绝人之路,蓦回首,发现墙旮旯上端贴着两张差不多的 纸条,少妇就毫不犹豫地揭下来,从篮子里攫了点儿刚出笼的黏糕,把纸条重新贴上前胸和后背。少妇雄赳赳气昂昂地从街上走过,人们都盯着她瞧,她兴奋,她骄傲,她觉得自己成了皇后,不,成了女皇。“嗨,我回来了!”少妇想给家人一个大大的惊喜,惊了么?惊了,爹娘大惊失色,目瞪口呆;喜了么?喜了,哥嫂大喜过望,前仰后跌。咋啦?原来这纸上写的是--胸前的:请勿小便  后背的:严禁大便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女皇帝的新装
  从前有个刚嫁到婆家的少妇,好吃懒做,一天到晚总在搅尽脑汁儿、变着法儿地装扮自己,让丈夫一会儿买这个,一会儿买那个给自己戴、给自己穿,好在丈夫是个秀才,有涵养,又疼她,家中还不算穷,总是百般地呵护并满足她,这不,今天丈夫又给她买了套衣裙回来, 漂亮极了,难怪要花上三两二钱银子外加六个铜钱哪!少妇穿上高兴极了,搂着丈夫的脖子猛咬他的脸和嘴,不停地叫唤:“好老公,好老公,真是好老公!......”立马就决定明天回娘家去炫耀炫耀,好好气气哥哥嫂子!第二天少妇早早起来,细细打扮停当,正要出门,突然外面刮起了风,红尘滚滚,少妇可成了热锅上的蚂蚁,要走,又怕飞尘污染了漂亮的新衣,不走吧,过不了晚上她就会急死的, 这样的大事怎能耽误片刻呢?秀才看了心疼,到底是读书人,脑子灵,眨眼工夫就想出了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他拿套旧衣衫给少妇穿在外面,又写了两张纸条各贴在她的前胸和后背上。“干吗?干吗?我不嘛!”少妇不知道丈夫在搞啥鬼。丈夫劝道:“娘子稍安勿躁,着旧衣者,护新裳也。”“那还不如不回去呢!这鬼纸条子上写的是啥?”“新衣在内也!”“别人看到这纸条就象看到我的新衣服一样?”“然也!”于是少妇便高高兴兴地上路了。 出门不到半路,纸条就给风掀跑了,她就跟在后面追啊追,一追追到了一条小胡同里,满地找都找不到,可急死了小妇人。天无绝人之路,蓦回首,发现墙旮旯上端贴着两张差不多的 纸条,少妇就毫不犹豫地揭下来,从篮子里攫了点儿刚出笼的黏糕,把纸条重新贴上前胸和后背。少妇雄赳赳气昂昂地从街上走过,人们都盯着她瞧,她兴奋,她骄傲,她觉得自己成了皇后,不,成了女皇。“嗨,我回来了!”少妇想给家人一个大大的惊喜,惊了么?惊了,爹娘大惊失色,目瞪口呆;喜了么?喜了,哥嫂大喜过望,前仰后跌。咋啦?原来这纸上写的是--胸前的:请勿小便  后背的:严禁大便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女皇帝的新装
  从前有个刚嫁到婆家的少妇,好吃懒做,一天到晚总在搅尽脑汁儿、变着法儿地装扮自己,让丈夫一会儿买这个,一会儿买那个给自己戴、给自己穿,好在丈夫是个秀才,有涵养,又疼她,家中还不算穷,总是百般地呵护并满足她,这不,今天丈夫又给她买了套衣裙回来,漂亮极了,难怪要花上三两二钱银子外加六个铜钱哪!少妇穿上高兴极了,搂着丈夫的脖子猛咬他的脸和嘴,不停地叫唤:“好老公,好老公,真是好老公!......”立马就决定明天回娘家去炫耀炫耀,好好气气哥哥嫂子!     第二天少妇早早起来,细细打扮停当,正要出门,突然外面刮起了风,红尘滚滚,少妇可成了热锅上的蚂蚁,要走,又怕飞尘污染了漂亮的新衣,不走吧,过不了晚上她就会急死的,这样的大事怎能耽误片刻呢?秀才看了心疼,到底是读书人,脑子灵,眨眼工夫就想出了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他拿套旧衣衫给少妇穿在外面,又写了两张纸条各贴在她的前胸和后背上。“干吗?干吗?我不嘛!”少妇不知道丈夫在搞啥鬼。丈夫劝道:“娘子稍安勿躁,着旧衣者,护新裳也。”“那还不如不回去呢!这鬼纸条子上写的是啥?”“新衣在内也!”“别人看到这纸条就象看到我的新衣服一样?”“然也!”于是少妇便高高兴兴地上路了。     出门不到半路,纸条就给风掀跑了,她就跟在后面追啊追,一追追到了一条小胡同里,满地找都找不到,可急死了小妇人。天无绝人之路,蓦回首,发现墙旮旯上端贴着两张差不多的纸条,少妇就毫不犹豫地揭下来,从篮子里攫了点儿刚出笼的黏糕,把纸条重新贴上前胸和后背。     少妇雄赳赳气昂昂地从街上走过,人们都盯着她瞧,她兴奋,她骄傲,她觉得自己成了皇后,不,成了女皇。   “嗨,我回来了!”少妇想给家人一个大大的惊喜,惊了么?惊了,爹娘大惊失色,目瞪口呆;喜了么?喜了,哥嫂大喜过望,前仰后跌。咋啦?原来这纸上写的是--   胸前的:请勿小便   后背的:严禁大便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乱七八糟《天仙配》
Banly
  董永今天非常高兴,因为他养的一头奶牛得到了村里员外的高度评价,说这头牛的牛奶:“奶味十足,不受污染,是真正的绿色食品”,并且暗示如果董永聪明的话以后每天早上都要给他送1公升的鲜牛奶,那么员外大人会考虑替他上报卫生部,给他的奶牛评一个“部优”的称号。可惜的是董永笨笨的,不懂暗示,一味坚持他的牛奶必须要用钱来买的。
   不管怎么说,我们都知道了董永今天有一个好心情。他的奶牛看起来也很乖哦,跟在董永的后面,一口一口地吃着未受污染的绿草。
   董永的腰上插着一跟竹笛,其实,他是不会吹的,只是去年村里的秀才跟他说过牧童必须要有一根笛子才象话,虽然当时董永不听,但是今年这个秀才已经考上了大学,于是董永也就在腰上插一根笛子,见人就说:“这是我们的大学生亲口叫我插的哦。”别人叫他吹来听听,他却都是高深莫测地笑笑而已。
   今天特别高兴的董永看看周围没有人,终于拔出笛子,放在唇边就吹了起来:“!@#$!@#!@#$!@#$”话说天上有七个仙女姐妹因为放假,太无聊了,就约定到凡间去游泳,没有办法,天上是没有游泳池的,都是那个该死的雨神,把水都收归己有,每一克水就要收费1美金,简直是天上的第一奸商。
   七姐妹到了一处,水清草绿,哇,而且没有收费站耶,高兴起来她们也忘记要搞清场的工作了,脱下衣服就跳进水里玩了起来,呵呵,美女出浴,儿童不宜,此处删去1234字。
   突然,一阵怪声传来,七姐妹们听得花容失色:“赶快跑!!”可是非常不幸,最小的七MM因为功力不足,活生生在怪声中惨叫一下,就此晕在水里了。
   董永吹笛子正吹得高兴,却听到一声惨叫从不远处的一个臭水池里传来,他赶快跑过去。
   啊?!一个不穿衣服的美女倒在臭水沟里哦!8)~董永虽然笨,还是有一点点的审美能力的他在去年就写过一篇?论奶牛的美与奶水味道的关系 ”的文章并且还因此得到了一个审美科代表的职务专门负责村里的CI设计。 好了,闲话少说,只见董永双眼发亮,一步就跳进臭水沟里,把七仙女粗暴地拉到了岸上。
   因为董永的笛子功夫实在是太厉害了,七仙女一时还没有从昏迷中醒过来,董永总算当过课代表,所以没有进一步的什么越轨行动,只顾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个美丽的躯体,口水哗啦啦地在地上注成了一个小坑。
   昏迷中,董永口水流淌的声音是七仙女梦里的瀑布,正在沉醉间,一阵好色的风吹过,七仙女立刻警备地醒了过来。
   “天,这里是哪里?天,这个口里会流出瀑布的家伙是什么人?天,如果把他带到天上去的话我岂不是发财了?靠他口里流出来的这些水都可以成为百万富翁了的哦。天,为什么我没有穿衣服?”
   董永看到七仙女睁开了眼睛,耀眼的神采使他也一时无法说话。
   “妈妈啊,会有这么美的人么?妈妈啊,这么美的人我一定要娶她当老婆的!妈妈啊,我忍不住了……”
   “哞……”一声牛叫让两个胡思乱想中的家伙醒了过来,董永说:“姑娘,你   是从哪里来的?衣服被强盗们抢去了吗?你……没有吃什么亏吧?”七仙女一听就想起来了:刚才我游泳游得好好的,不知是什么怪物在叫。一定是新式的声波武器,我一下子就被这个声音打晕过去,嗯,好象也没有吃什么亏了”董永说:“那你先找自己的衣服穿好吧,我挤一点牛奶给你喝。”然后董永就转过身去挤牛奶了七仙女想,这个人倒是不错,想归想,她立刻把飞行衣穿上了。就在这个时候,董永用葫芦装了牛奶过来,要七仙女喝,七仙女一闻到牛奶的味道,就想起小时候因为不喝牛奶而被王母娘娘罚跪的事情,不由自主地眼泪就掉了下来,董永心中一阵暗喜:“呵呵,这样给你喝牛奶你就如此感动了啊?要是……xixi”七仙女好不容易才止住泪水:“我不喝,我走了”然后转身就走,可是因为在凡人面前不能施展飞行术,所以她只是慢慢向前走去。
   这个变故让董永很伤心哦,他觉得悲从中来,很想悲歌长叹一下,于是,很潇洒地反抽竹笛,放在唇边就又吹了起来:“!@#$!@#$!@#[email protected]!$”“天啊,又来了”七仙女悲惨地再次晕倒董永呆呆地看着七仙女慢慢以昙花枯萎的姿势倒下,久已不起波浪的心中猛然一痛,仿佛是在无尘的午夜静空里闪过一道霹雳,被撕裂的不仅仅是一个笑嘻嘻的面具,被释放的不仅仅是一丝远古遗传下来的温情,董永的笛子从指端滑落,天地静默,只有笛子掉地的声音,这个声音,让董永成年后未曾哭过的眼睛盈满泪水,然后,顺着他污垢的脸流下,洗出一道道他原本白玉般的肤色。董永知道,这个倒地的女孩,将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了,他要保护她、让她欢乐、给她幸福……无原无故中,董永觉得这个片刻的时间充满了宿命的意味,似曾相识的场景是否业已在几千年前被多次地重复过了呢?天空依然晴朗,鸟儿还在歌   唱,可是董永的内心风起云涌,所有的感觉和一切的思想在体内冲突、争执、纠缠……
     七仙女被笛子再次击倒,她这次因为有了经验,所以多年修炼而来的功力还是替她保留了一片空明的自我知觉。
    她
   已经知道,这个笛声不是什么武器,也不是什么故意的伤害董永呆呆地看着七仙女慢慢以昙花枯萎的姿势倒下,久已不起波浪的心中猛然一痛,仿佛是在无尘的午夜静空里闪过一道霹雳,被撕裂的不仅仅是一个笑嘻嘻的面具,被释放的不仅仅是一丝远古遗传下来的温情,董永的笛子从指端滑落,天地静默,只有笛子掉地的声音,这个声音,让董永成年后未曾哭过的眼睛盈满泪水,然后,顺着他污垢的脸流下,洗出一道道他原本白玉般的肤色。董永知道,这个倒地的女孩,将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了,他要保护她、让她欢乐、给她幸福……无原无故中,董永觉得这个片刻的时间充满了宿命的意味,似曾相识的场景是否业已在几千年前被多次地重复过了呢?天空依然晴朗,鸟儿还在歌唱,可是董永的内心风起云涌,所有的感觉和一切的思想在体内冲突、争执、纠缠……
     七仙女被笛子再次击倒,她这次因为有了经验,所以多年修炼而来的功力还是替她保留了一片空明的自我知觉。
    她
   已经知道,这个笛声不是什么武器,也不是什么故意的伤害,只是一个牧童的无意而已。保留着清醒的昏迷彷如一梦,白色的天堂里不曾有过的梦纷叠而来,绿色的树叶在风中摇动的影子其实比天使们装腔作势的舞步要好看得多,听,放肆的鸟在唱着山歌呢,没有了规定好的旋律,没有了高贵的礼仪,没有了一切的束缚,原来放任自然的音乐才是最美丽动人的音乐……只是,只是为什么有一个象是溺水中的人在挣扎的声音呢?七仙女的好奇心终于战胜了可怕声音的困扰,她努力转过头去一看,不禁大笑了起来,因为,董永正自己卡着自己的脖子在哭着呢,可是,蓦然看到董永脸上的泪水,七仙女茫然起来了,因为她还从来没有看到过可以这样流泪的男人呢。
   她默默起身,轻轻走到董永的身边,从百宝袋里拿出一条她自己织了七天七夜的丝巾出来,很自然很熟练地替董永擦去泪水,这个时候,他们好象是触电了,一震,为什么从来没有过的动作可以做得如此熟练?为什么从来连梦都未曾梦过的场景可以如此亲切?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两个人用一种陌生而又热切的眼神相互交流着内心的冲动,然后不约而同,紧紧拥抱到了一起……
   一只狗狗看着蝴蝶在面前飞舞,看着看着,舌头就耷拉了下来。它不知道自己是狗在看蝴蝶还是蝴蝶在调戏它。
   黄昏中,狗在蝴蝶的翅膀以外看到了夕阳、炊烟和牵着牛慢慢走近的董永。
   “咳咳咳……”一阵咳嗽从茅屋里闯了出来,人随声出,七仙女蓬头散发地冲出柴门,手抚着胸部急促地喘着气,只见她额角似黑非黑,眼眶一大一小,眉毛如立未立,仿如钟无盐重生,宛若母夜叉再世。刚刚下班回家的董永吓了一跳,不紧喃喃自语:“我莫非是在做梦?”偏生这句话就让七仙女听到了,她高兴地问:“亲爱的,你不是在做梦,是真的耶!我刚刚搞定了你那台做饭的机器,已经做好了晚饭!我聪明吧?呵呵,本来还想微波一根玉米棒给你的,奈何找不到电源插座,算了!你真好!我现在是不是很美啊?让你怀疑是在做梦。”董永那个感动啊,比今天卖了300块钱的鲜奶还高兴,不过他因为受不了七仙女那个模样的视觉刺激,赶快扑上去紧紧把她抱住:“阿七,我爱你!”
   吃饱了饭,董永兴致勃勃地说:“最最最亲爱的阿七,你知道吗,今天我到市场卖鲜奶的时候碰到了一个什么计划生育宣传队,他们免费在派发一种叫做安全套的东西,我们不如一起来玩玩?反正现在外面在下雨,也无法去湖边喂鸭子了”七仙女脸红红地,低着头“嗯啊”一声。灯灭了,听隐约传出来的声音,他们好象玩得很开心。一道闪电亮起,只见他们手里都拿着几个吹得胀胀的气球。
   电神无意中看到这个景象,不禁大笑起来,再也无心做事了,赶快就跑回天上去做主页,心里得意的想,我的周报有了这个劲稿,看来本周的访问人数一定会超过一千万次的了,他刷刷刷几下就拟好了标题:“七仙女教你使用安全套”天上的流言也不会比小李的飞刀慢,一下子,大家都知道七仙女的下落了。谈论起这个可爱MM的现况时,大家都暧昧地想起了电神的周报,然后就笑得比较没有修养。
   终于王母娘娘知道了这个事情,当然大发雷霆!她把所有更年期的怒火都发作了出来:“你们快去把那个不孝的女儿给我抓回来,谁把她抓回来我就把她许配给谁为妻!”
   七仙女的姐姐们“哼”地一声:“她母亲的,如果是我们把她给抓回来呢?”王母更是生气:“好!我就叫你们几个去抓她,然后抓回来后罚你们做lesbian!”姐妹们开始怕了,只好得令下凡,可是她们几个都苦着脸:“我们不要做lesbian,我们要嫁人的。”老大说:“不如我们假装抓不到不就行了?”老二说:“不行,要是别人抓到了那我们不是很没有面子?”老三说:“干脆我们把她抓到后给杀掉吧?”老四说:“不行,姐妹情深啊,你杀她我杀你的哦。”老五说:?有一个办法,我们帮助他们移民吧,把他们搞到一个谁也找不到的荒岛上就行了!”老六说:“我支持老五,少数服从多数,你们的主意都是一票,我们合起来两票呢,就这么定了!”
   在姐妹们的帮助下,董永和七仙女来到了一个岛上,哦不,应该说是来到了两个岛上,第一件事呢,当然是为这个岛起个名字了,董永存着一点私心,他想无论如何这个岛都应该让我来命名才对,这样以后有什么主权归属的问题我才可以占到一些上风,想到得意处,他不禁“蟹蟹蟹蟹”地笑了起来。
   七仙女:“亲爱的,我们被流放到这样一个地方来,你觉得很高兴啊?真是爱你,为了我,你可牺牲了很多的哦。”
   董永细细一想:“没有什么啊,你看,我们连牛都带来了,还有什么牺牲的呢?我刚才是灵感来了,替这个岛起了个好名字。”
   七仙女:“什么名字呢?亲爱的,可以让你这样高兴?”
   董永:“拿笔墨来!我要题字!!”
   七仙女:“哇!我的英雄,你还会题字啊?从来没有看你提过笔呢?我不认字的哦,教我!”
   董永一愣:“哦,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我会写字,呵呵,原来我不会的,免了,随便叫个会写字的过来。我口述。”
   土人:“!@#$!#@$!@#~!@#!#E!@#”董永:“没有人识字?没有关系,我说了,你们记住!这个岛,以后就叫做‘牛者栏’啦”七仙女:“好深奥哦,不懂!”
   董永:“我们不是来养牛的吗?来读书的叫做学者,来行脚的和尚叫做行者,来写小说的叫做作者,我们不叫牛者叫什么?”
   七仙女:“那么为什么是栏呢?”
   董永脸色黯然一变,长叹一声:“我们现在被困在这里,与世隔绝,这个地方,就象一道栏杆,把我们和外面的世界给隔离开来了。所以,岛是两个岛,还不如叫做栏比较合适。”
   说到这里,董永突然又高兴起来:“这里有两个岛,不是意味着我们将要生双胞胎的吗?”气仙女在一旁被气得咬紧了牙:“哪里来这么烦人的作者,油嘴滑舌的,没半点正经!我不要你的啦!”
   夜深。
   牛者栏岛上月明星稀。董永一时无法入睡,一个人走到海边看海,风,猎猎吹刮着他的衣襟。
   人的内心都藏有一种叫做寂寞的东西,但是在如此良夜,所有的个人感觉,都在海浪的翻滚中被绞碎,然后化入沉静的夜色,无言地让风冲刷着。
   董永的心神虽然溶进了大海,但是,突然一股杀气让他的心神为之一慑。
   他纹丝不动,全身放松着,这个时候,看起来全身都是破绽,但是每个破绽都又象是一个诱敌的陷阱。
   他等。
   等着杀气化为真正袭击的那个瞬间。
   人的一生很长,但是往往只有几个瞬间才是人最能灿烂的时候。
   董永知道这个道理,所以他正在以最虔诚的心情等待着一个杀戮的瞬间。风突然停住,仿佛在两股浓重的杀气中不堪重负而退却。
   静,恒如千古的静。
   天上有一颗星闪了一闪,就在这个时候,杀气凝成一丝尖锐的破空之声刺向董永。比闪电还快!
   董永等的就是这个时候,他转身,挥手,一根牛绳弯弯曲曲从一个绝无可能的角度缠向黑暗,回抽,牛绳的另一头已经捆着一个土人。一招,只是一招。但是这一招已经凝聚了董永一生的修为。所以他自己对这一招也是充满了自信。
   他冷冷瞪着土人:“为什么?”
   “好功夫!何必多问?!”土人居然说的是一口标准的国语,只是怨毒的眼里仿佛蒙上了一丝痛苦的神情,但是倔强的嘴角却如同石刻,没有半点的动摇。
   董永凝视着他,很久才说:“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都有自己做事的理由。你走吧。我也有自己的秘密,我不杀你,你也不用再来骚扰。OK?”
   土人愣住:“你不杀我?我刚才想杀你,你为什么不杀我?”说到后面,声音已经有点嘶哑。
   可是,董永已经收起牛绳,转身而去了,土人看着董永慢慢而去的背影,全身开始不停地颤抖,如同石刻的嘴角开始扭曲。
   他抬头向天,口里喃喃说道:“天,为什么我一个神仙居然打不过一个放牛的?难道,阿七的选择真的比我强?”
   一幕幕在天上和阿七玩耍的旧日片段纷扰在他的眼前不停重叠。他双手抱着头,拼命摇着,可是记忆里阿七的影象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大,到最后,天地间好象就只剩下阿七的娇笑了,他惨叫一声,跳了起来,在空中翻了108个跟斗,然后一头栽到海里去了。
   一切如故,只有夜色淡然地看着人间天上的这些感情纠纷。
   董永转身离开那个土人刺客之后,心中也已经把他给忘记掉了,他向着不远处那个被一片白色沙子围着的家走去,他知道,熟睡中的七仙女一定正在梦着他的,想到这里,不禁微微一笑。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七个人影鬼魅般挡住了董永的去路。不等董永说话,七种武器就从不同的方位用不同的招数向董永发动了攻击。
   最快的是那个拿着娥眉刺的,眨眼间就把锋芒闪动的娥眉刺递到了董永的胸前,同时,一把鬼头大刀随着一声断喝斜斜劈下。脚下有两把剑舞成两朵花缠来,背后风声急促,一听就知道是流星锤所刮起的,可是,急促的风声中有细微得难以分辨的两个异响才是最致命的暗器。
   同时在瘁不及防被七种武器袭击,董永天然的直觉并没有出错,一出手就先把两颗最要命的暗器兜住然后反打地下的两个剑客,翻身抽出牛绳一甩,把流星锤拉得真如流星砸向持鬼头大刀的,刚抬脚踢开娥眉刺,心口突然一痛,终于受伤。原来最致命的还不是那两颗暗器,最要命的是一直没有露面的另外一个人。转眼间,七个刺客已经死了三个,伤了一个。但是,董永也受了重伤,他捂着胸口,看着一个慢慢走来的老人。深一吸气:“来者何人?为何袭击董某?”
   老人不理,先检查了一下其他刺客的情况,悠悠一叹:“唉,我们八仙何必一定要来赶这趟浑水呢?这下搞得兄弟死伤,何苦何苦。”突然一闪,老人已经站在董永的背后,连续7拳18腿,董永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拳腿都结实的落在董永的背部。他连吐鲜血,慢慢倒下了。“住手!”随着声音,七仙女瞬间已经站在老人和董永之间。
   七仙女俯身轻轻地抱起董永,董永的口鼻处溢出的血注在七仙女白色的衣襟上,一如在雪地上迅速绽开的梅花,冷傲而又无比凄然。七仙女一边告戒自己:“一定要沉着,一定要沉着!”一边跪坐在地上,把董永用一只手抱在怀里,另一只颤抖着的手飞快地掏出一颗药丸喂进董永的口里,这个时候,她不由自主地滴下了泪,泪水滴在董永的脸上。董永动了一下,挣扎着挣开眼睛,一怔:“你快走,我来对付他们!”他想从七仙女的怀里爬起,可是一阵晕眩又让他不醒人事了。七仙女眼里又是忍不住地流下了泪水,她没有去理会环顾着的强敌,细细替董永把了脉,然后也不会头,低低地喝了一句:“八仙老鬼,你们那个身上带有上好的金创药的,快拿出来!”老头“桀桀”一笑:“七姑奶奶,你以为现在还是天上的季节么?王母娘娘下令捉拿你归天,为了可以财色双收,有不少英雄们都下来改行做捕头了哦。要金疮药没有问题,不过你要答应跟我们归天去。”七仙女不再说话,痴痴地看了董永一眼,这才舍得把眼睛挪开,当她把眼睛转向老头时,眼光冷得象是冰川中刚磨出来的一道剑芒:“好吧,本来我是不杀人的,可是今天,为了董郎,我只好先把你们都杀了。”说完她的身体旋转了起来,越转越快,最后象一柱寂寞的烟火冲上了天,就在敌人眼眩地看着时,烟花爆开了,点点星火已经以比闪电还快的速度刺进了敌人的心脏。
   七仙女飘飘落地,八仙的老大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七仙女看都没有去看她第一次杀人的结果,她只是快速走到董永的身边,用最轻柔的姿势抱起董永,慢慢向家的方向走去。
     满屋的烛火映得什么东西都有着通红的光泽,但是,躺在床上的董永的脸色却越来越是苍白,窗外,秋天的树在风中正飘落着它枯黄的叶子,仿佛在预示着什么又是在悲悼着什么。已经有三天三夜没有吃饭也没有睡觉的七仙女依然用很紧张的神情在注意着董永的每一个变化的神色。而她自己却顾不上注意一下自己的憔悴。她搜索着自己所懂得的每一个疗伤的办法、试用了所有自己可以找到的药物,可是,看着慢慢流失着生命的董永,她突然感到了从未有之的无助、弱小、疲累和害怕。她怕,不敢去多想董永的伤势;她怕,不敢去考虑没有了董永的未来;她怕,不敢追究因为自己而使董永死亡的责任……终于,泪水又一滴滴地掉下,七仙女伏在董永的身上大声哭了起来,放纵了自己的悲伤,把所有的情绪都在泪水中发泄了出来。这个时候,蜡烛陪着滴下了如血的烛泪。哭着的七仙女不知不觉就趴在床边昏睡过去。
   梦,不由分说地困住了七仙女的灵魂。
   一片混沌的没有天地,没有光明也没有黑暗。
   “这个是什么地方?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地狱?”七仙女暗自想着,双手拢在胸前,不为冷的感觉,只是为了孤单。她一个人在这个并无所谓方向的空间里慢慢走着,环顾四周,除了混沌的灰色,还有混沌的灰色。
   蓦然间她想起还在死亡边缘的董永,不由得着急起来:“我怎么会在这里?董郎现在在什么地方??会怎么样了???”一着急她跑了起来,可是,又停下了,因为她觉得跑是跑不出这个地方的,想到这里,她绝望地跪在地上,痛苦地捂着脸,想哭,已经没有了眼泪。
   一个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境由心生,情随人灭。七公主,你想摆脱你的烦恼吗?”七仙女抬起头,曾经神采飞溢的双眼无神地望向远方:“现在,谁可以帮助我呢?”“你!现在只有你才能帮助你了,放弃是自由的开始,离别是幸福的重生!”“可是,我放弃不了,就算我放弃了,我心中的那个人还是永远无法忘记的。再说,他现在,已经被逼要放弃我了……”说着,七仙女想到董永,心就好象有刀子在捅着。一下下地痛入心扉,如此清晰的痛楚,根本不是梦中的感觉。她猛然心中一震:你,莫非就是西天佛祖?!请一定要救我的董郎!”“为什么不求我解除你的痛苦呢?”“我的痛苦就是因为董郎的伤,救了他,就是解除了我的痛苦。”“如果你的爱可以救他,你愿意舍弃你的爱去换得董永的生命吗?”“什么意思?”“董永因为你而被天兵天将追杀,就算我现在救活他,不用三天,他又会再死在别人的刀斧之下的。所以,你要救他就必须舍弃你对他的爱。”良久,七仙女喃喃说道:“我明白了,对于凡人来说,我尊贵的身份就是一道恶毒的诅咒,我美丽的容颜就是害人的毒药,我佛慈悲,请告诉我,是不是除此以外,别无他法?”“有情无人,要人活,就必须无情。要守情,就必须接受悲剧的结果。”“我不怕悲剧,只是,董郎的生命如果失去,那么对他是不公平的,而我,守着这样的情更是难以消受……好吧,请说,如何才能舍情救人?但是就算用我的无情去救了人,我始终还是无法安心!”“你把心拿来,我替你安!”“我的心?”七仙女隐隐地想到了一个什么的关键,她不再言语,跪在地上拜了几拜,突然就醒了过来,还是趴在床边而已。
   雨。到处都是雨。
   天上倾盆着雨,地面飞溅着雨,七仙女的泪就象在心灵深处滂沱着的雨,可是,她已经有了决定。
   望着昏睡在床上的董永,她连眼睛都不愿意眨,甚至,连眼泪都不敢流了,怕遮住了自己无法割舍的目光。
   “亲爱的,我走了,我知道我这一走就不能再和你一起了,可是我不走,也同样无法跟你在一起。所以我必须走!”
   她伸出手,抚摩着董永渐渐变得灰黑的额角:“你醒过来后就已经看不到我了,我还算是比你幸福,可以在这个离别的时候这样看你、摸你……”而你,在发现已经看不到我的时候会不会很伤心?会不会很悲痛?不要啊,你一定要挺住的。不然就辜负了我这次离去的意义”她俯下身子,轻轻在董永的唇上一吻,凌乱的发梢沾着泪水,湿湿地贴在了董永的脸颊上,仿佛也是依依不舍:没有我的时候,请你要照顾好自己,照顾好牛牛,照顾好这个岛上的所有一切,这里,是我们共同一手建立起来、维护起来的。“没有我的时候,你不要想我,连梦都不要去做哦,因为我知道,那样的思念会让人的心中真正滴出血来的。”没有我的时候,你会寂寞的,那么,你还是练练你的笛子吧,记得第一次我们见面时的情景吗?记得你为我端来第一碗牛奶时那双颤抖的手吗?记得我那并不是因为你而流的泪吗?”
   她慢慢立起变得僵硬的身体,一小步、一小步地退向门口,泪,又不听话地模糊了视线,她胡乱擦去,嘴唇在紧咬着的牙前面扭曲着,浑身差点失去了支撑的力气:“我……我走了……”要知道,没有你的日子,我并不想过的啊……“可是,我必须过……我还要在天上用我唯一不死的牵挂来佑护人间的你……”王母其实对我很好,请你不用担心的,我愿意上去,一定可以换来你的生命的!”
   七仙女不敢再停留了,她知道,再留下去自己都会无法控制的了,一个踉跄的转身,飞……天空中漫布着的雨帘划过一个最沉痛的裂口,瞬即闭合。
   董永醒了过来,他在昏睡中所听所见,此刻都已成为一种记忆在脑中浮现着。他微笑。走出空荡的家,他望着天。他微笑着,然后,一口鲜血从口里狂喷而出,他稳住自己的身躯,保持着仰头望天的姿势,仿佛想站成一个石像,然后千年望天。
   又一口鲜血喷出,他晃了一晃,终于转身,走向牛棚,牵着牛,向着水草肥美的地方走去。越走越远,直到我们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影,再也听不到他的消息。
   所以,这个故事就这样只好结束。
爱情幽默爆笑笑话-天呀,我进错女人帐篷[爆笑]
湖南郴洲有个很不好玩的地方,就是仰天湖。开车很颠簸地在山路上搞几个小时,把车底盘磨的晶亮,提心吊胆地带着没写遗嘱的恐惧和一个兄弟带着3个丫头来到这个让人后悔的地方。 
那个破仰天湖不过是个养马的小塘,我拉泡尿可以把水污染一半,山上不长树,都是杂草,就是所谓的天然牧场了。有一群牛马在啃草。仰天湖的承包农民骗我们说有瑶族女人给我们绣球,千万别接,接了要留下来做播种机的,其实,我直到离开湖南了,都没见个瑶族女人。 
晚上没地方住,农民拿出2个帐篷,说2男一个,3女一个,我兄弟大力反对,他要跟女朋友睡一起,我靠,一晚上都傲不住呀,靠了白靠,农民又拿出一个帐篷。我兄弟跟他女朋友这对狗男女当然晚上抱一起睡了,另外两个女的睡一个,我单独睡一个。我腿发抖,真的好冷,天一黑就满山大雾,相隔5米看不清楚对方,广州温度30度,可山上才11度。没办法,我心里想干吗不让我跟另外两丫头睡一起,我嘴上说了,可挨她们骂我:“你行吗?你不怕累死啊?” 
烧堆火烤鸡吃,我连吃三个鸡屁股那截肉,鸡腿以上都被女士优先了,我虽然没吃饱也不敢废话,进了帐篷,裹上脏被子,浑身发抖开始听山上动物的声音。我想不会有狼吧?真想趁黑摸进那两个女人的帐篷里去保护她们,可大家这么熟悉,何况刚才被拒绝了,只好自己孤独地谩骂来的上当。 
我拼命想听另外两个帐篷的声音,感觉到兄弟和女朋友在抱一起乱摸,那女的好像吃吃笑,我靠,我睡不着。又感觉到那两个女的好像怕冷也抱一起了,我抱谁啊,我可怜地想啊想,终于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想尿尿,感觉好冷,就起来跑远点对着黑黑的四周施肥,同志们,山上的唯一一个厕所真的好远,也看不清楚在哪,只好这么豪迈了。真的好冷,我尿完的时候打了个冷颤,赶紧转身就往回跑。完全看不清楚,头也晕晕的,没睡醒,也好像氧气不够,凭感觉,好像是这个帐篷,我摸了一下,应该是这个帐篷。 
我钻了进去,怎么感觉有人,天呀,不是我兄弟那个吧。我吸了下鼻子,不是兄弟那个,他的女朋友很骚,用的香水很浓,山上没地方洗澡,不是她的香味。那么,肯定是另外两个的帐篷了。我真的感觉到是另外两个的帐篷,原来她们不是同性恋,没我想像的抱一起睡。 
说良心话,这个帐篷比我那个暖和很多,我正想着要不要赶紧趁人没发觉我进来赶紧回去,左边那个醒了,她说你小子是个色鬼,我早看出你想进来了。右边那个也说,进来了就别装模作样的出去了,反正你那边肯定冷的要命。我说对对,小声点,我睡中间好吗。 
反正大家没脱衣服,被子那么脏,又冷,谁也不脱衣服的。谢谢同志们,我就睡中间了,但信不信由你们,我躺在两个女人中间,感觉浑身燥热,硬是再也没睡着。信不信由你们,我硬是平躺着,显得我没偏向谁,手也老实地放在自己胸口上,一直到我起床。信不信由你们,那两个女的都是面对我睡的,她们把手放我身上,我动都没敢动,怕影响她们睡觉姿势。信不信由你们,我发现我跟两个女人睡一起的时候,体验了什么叫柳下惠。 
第二天下山的时候,我兄弟冲我*笑,而那两个女的偷偷说我被我听到:原来他不行的…… 
写这个帖子的时候,我脸红的象西红柿。
名人幽默爆笑笑话-“同行”
萨拉?贝因哈特(1844-1923年)是位很迷人的法国女演员,她的台下形象同台上形  象一样充满戏剧色彩。她大胆、泼辣、风流洒脱不拘小节。因而也常受到卫道士们的攻击。在美国,就有一位教士咒骂贝因哈特是个“邪淫的小恶魔,从现代巴比伦派来腐蚀、污染  新大陆的女魔。”贝因哈特听说此事后,很温和地写了一张便条给那位教士,上面工整地写道:“亲爱的同行,  不知您为什么要如此猛烈地攻击我?一个演员是不应该让另一个演员太难堪的。”
[email protected]://www.handylawfir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2007925号-3
Powered by kx551 Code © 2011-12 开心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