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人吃饭的笑话精选幽默笑话365手机登录网页_开心笑话故事 - 365手机登录网页

365手机登录网页

电脑幽默爆笑笑话-戒网七日
每天下午6点到7点间是上网的黄金时间―工作用网的人这时已经下班了,而大多数“网虫”也在做饭、吃
饭,所以一拨就通,线路也畅。我照例坐在电脑前,接收E-mail,查看新闻组文章,浏览当日的在线海外
报刊―半年来这已成为了我生活的一部分。
  突然,有人在网上用ICQ呼我:“我是文东,你能不能一会儿找我一趟?”
  “干什么?不是说好了吃完饭联机打C&C吗?你家现在有两台机器?”我熟练地敲击键盘与他chat,这似乎
比直接打电话还自然。
  “不是,游戏不打了。你就来吧,我有事求你!”他“说”完就匆匆下网了,这可不是他的一贯风格。
  文东,我的大学同学,好朋友,被大伙儿封为Internet的先锋人物。他在两年前就已是当时北京仅有的几个
BBS上的常客,随后又率先上网,进入Internet世界。他不仅自己痴迷其中―在瀛海威担任“Internet论
坛”的主持人,在geocities上建立个人主页,创办名为“English-L”(英语学习)的邮件讨论组
(Mailing list),还到处“传播”Internet,把周围的朋友们都“拉下水”,纷纷上了网。我就是其中的
一个,从买“猫”到选ISP,再从装软件到全面技术支持,文东一手包办。渐渐地Internet也成为了我生活
的一部分,我们俩见面的次数也减少了―以E-mail或IRC交谈,使用“Qmodem”等软件交换文件,通过“
猫”和电话线联机打游戏,似乎没有见面的需要了。今天他急着找我,必然是有要紧事。
  文东的家很近,不一会儿我就出现在他那间乱糟糟的小屋里。文东坐在电脑前,两眼直盯着显示器,半天才
意识我的到来。他揉了揉疲惫的眼睛―显然是睡眠不足,说:“你可来了,快看看我抓的这篇文章。可怕
呀!”“什么东西这么吓人?”我凑了上去。文章是这样的:
  “在网上冲浪是一种爱好(hobby)还是一种瘾(addiction)?如果具有以下症状,你便有麻烦了。
  你花大量的时间用于Internet,而忽视了重要的家庭和社会活动、工作责任、学习任务或身体状况。
  一个重要的人物,比如老板、亲密朋友或合作者,抱怨过你在Internet上花费过多的时间和金钱。
  你总是盘算着下一次上网做什么。
  减少你的上网时间―不可能!
  时光在你上网时匆匆流过,你全然不觉;尽管没做什么,但却自得其乐。
  你不可控制地察看自己的E-amil。
  你放弃吃饭、上课、赴约会而上网。
  你更愿与人在线交谈,而是不面对面讲话。
  为了挤出更多的时间上网,你的每晚睡眠时间少于5小时。
  只有当你远离电脑时,上面的症状才会消失,希望才能产生。”
  “你看我是不是已经上瘾了?这些症状我都有!”文东不等我看完就急着问。“本来这3个月我是在家复
习,准备参加注册会计师考试的。但现在倒好,每天早上一起来就坐在电脑前,一直到夜里一两点钟。光
E-mail就要看几百封,再去五六个BBS上转转,完善一下我的主页―跟你说实话吧,我主页上的那个记数器
显示有6000多人次访问过,其中有多一半是我的访问次数……还有主持论坛、讨论组。反正一天忙到晚,午
饭有时都不吃,根本就没看过书。”
  “我看你真是上瘾了。这么下去你还考不考试了?”我一边说一边暗自庆幸自己尚属于正常的Internet爱好
者,每天上网不过两三个小时。
  “是啊,我也很担心。今天我在新闻祖上看到一个人控诉,说Internet害得他丢了工作,女朋友也吹了,这
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刚才我在网上抓了一大堆有关Internet Addiction的资料进行研究,再请你帮帮
忙。”
  “让我帮忙?你打算怎么办?”
  “我要戒网!”文东看到我惊呆的样子马上又作出进一步解释,“不是永远,至少在我复习考试期间要暂时
戒掉。”
  “我怎么能帮你戒网呢?还是你教我上网的。”
  “对呀,我教你上网,你帮我戒网,礼尚往来吗。你一定要帮忙……”文东诚恳的样子叫人无法回绝。
  “好,我答应。不过这还真有点难,你没看见文章上说症状之一就是‘减少你的上网时间―不可能’吗。这
样吧,我回家想个办法,不过你今天也必须作一些准备工作,在论坛、讨论组上面发表声明,暂时告别网
络,以绝杂念。”
  “好,我马上就写,不过你明天一定要拿出个方案。”
  “行,咱们争取一周内解决问题。”
  在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考虑戒网的有效方法,现在每当我遇到问题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借助Internet找到
答案。所以一回到家,我就向新闻组发出了求助信,征集最有效的戒网方法,随后又检查了文东所作的准备
工作。他果然在经常出没的BBS上都发表了暂时告别声明,字里行间流露的依依不舍之情叫人哭笑不得,不
过这总算是表示了他的决心。
  第二天 

今天我的邮箱中的E-mail从平时的十几封一下疾增至一百多封,里面除了昨天求助信的回复,竟然还夹着许
多给文东的信。我一时也顾不得细想,赶紧从回信中查找戒网方案。办法真是不少!经过认真筛选,我终于
精挑出一个既简单易行又十分有效,并且还有益于自己的万全之策―把他的“猫”拿走!
  我一口气跑到文东家。这家伙竟然又在上网,见到我才不好意思地断了线。“找我有什么事?”
  “你到底还想不想戒网了?”我故作严肃地问。
  “当然想了!”
  “那好,你必须先答应无条件接受我为你安排的疗法。”见他犹豫了一下又肯定地点点头,我大声宣布,
“从今天起你的‘猫’被没收了,暂存我家。”
  “啊―”我的疗法显然出乎他的预料,“这可是我新买的摩托罗拉外置336大白‘猫’呀!”
  “只有这样你才没法上网。不要再动摇了,考虑一下你的注册会计师考试。”
  “……只有听你的了。‘猫’你可要好好保存。对了,还得告诉你,有些重要的E-mail可能会转到你的信箱
里,千万不要删掉,最好帮我处理一下,不行就通知我。”
  “我倒成你的秘书了!行,我帮你。放心,你的‘猫’也会被充分利用的。”
  我兴冲冲地把文东的336大“猫”抱回了家,接到自己的机器上。上起网来真是又快又稳定,比我那个144的
小破“猫”强多了。帮朋友戒网也不错嘛! 
  第三天 

一天中我每隔几个小时就给文东打个电话,没有一次占线―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他每次都说正在复习功
课,还不停地追问有没有给他的重要E-mail。我却总是夸他的‘猫’有多棒。看来,各得其所,一切顺利。
  第四天 

截止到下午五点,文东家的电话已经占线40分钟了,这不像是在打电话。我有些怀疑,于是马上拨号上网,
用ICQ试着查找了一下。哈,果然不出我所料,文东在网上。没想到他极力推荐给我的ICQ反而成了我监督他
的有力工具。可是他的“猫”在我这呀。还不等我问,文东已经匆忙离线了,估计他也发现自己暴露了。
  强烈的好奇心驱使我立刻跑去文东家看个究竟,当我面对着被他打开的电脑机箱时,恍然大悟,原来他把已
经淘汰的9600内置小“猫”又翻出来用。
  “责任在我,斩草不除根,让你钻了空子。行,这只‘猫’也禁养了!”我一边笑一边动手拔Modem卡,
“你不会还有个2400的小小‘猫’吧?”
  “没有了,没有了。”文东笑着为自己辩护,“其实这也算不上爬网,我只不过收几封重要的E-mail,怕你
给我误删了。”
  “下不为例。好在你这下没‘猫’使了。”我开始真正体会到文东的网瘾有多大。 
  第五天 

几乎一整天,文东都表现良好,看来物质条件是决定因素。晚饭后,我先处理了一下转发过来的给文东的
E-mail―几天来这项额外的工作已经使我有些厌烦,然后向文东家打今天最后一次监督电话。奇怪,他不在
家。莫非是网瘾犯了,出去散散心。我正在猜测,不料文东竟风风火火地冲了进来。
  “干什么?来抢‘猫’啊?”
  “不是,不是。赶快让我用一下你的机器,就发几封E-mail。要紧的!”说着就往电脑前坐。
  望着他急切的目光,我也不好意思拒绝,“只能使一会儿!”
  “就一会儿,就一会儿。”文东打开了Modem,“怎么样,我的‘猫’好使吧?早就劝你也买一个。”
  情况很快就不由我控制了。文东沉迷在Internet中,把周围的一切都置之度外。他一次又一次把我推开:
“别着急,一会儿就完了。”
  我不知不觉在一边打起盹来,朦胧中听见文东说:“我用完了,你使吧。”他一脸满足感,向我道别。 
  第六天 
  下午回家的路上,我产生了一种预感,文东今晚还要来找我。我盘算着马上回家给他打个电话,就说晚上要
去看电影,不在家。先下手为强嘛。
  当我一进家门,立刻呆住了―文东已经坐在屋里了。他看见我倒十分兴奋:“你可回来了。你该吃饭了吧?
我正好先用一下电脑,查查昨天发的E-mail有没有回音。”说着他就逼着我开电脑……望着他上网时那副聚
精会神,如痴如醉的样子,真叫人又可气又可笑,我也无话可说了。
  他能戒网吗?更重要的是我还能坚持吗?文东在爬网,我在犹豫…… 
  第七天 

今天是周六,我一大早就去找文东,把他堵在屋里。
  “我正准备找你去,你怎么来了?”我的出现出乎他的意料。
  “我郑重宣布:由于本人能力有限,不能再胜任帮你戒网的任务了,请你另请高明吧!这是你的大‘猫’、
小‘猫’,完璧归赵。”
  “你怎么能这么没信心,半途而废,”文东嘴上说着却一下子接过Modem,在手中把玩,“你要是求我帮你
戒网,我义不容辞。”
  “好啦,好啦,我得走了。”我懒得作更多的解释,转身要走。
  “你急着去哪呀?”
  “你还问呢。去中关村买336的大‘猫’呗!总不见得让我回去还忍受那个144的破‘猫’吧?”
电脑幽默爆笑笑话-戒网七日
每天下午6点到7点间是上网的黄金时间―工作用网的人这时已经下班了,而  大多数“网虫”也在做饭、吃饭,所以一拨就通,线路也畅。我照例坐在电  脑前,接收E-mail,查看新闻组文章,浏览当日的在线海外报刊―半年来这  已成为了我生活的一部分。  突然,有人在网上用ICQ呼我:“我是文东,你能不能一会儿找我一趟?”  “干什么?不是说好了吃完饭联机打C&C吗?你家现在有两台机器?”我熟练  地敲击键盘与他chat,这似乎比直接打电话还自然。  “不是,游戏不打了。你就来吧,我有事求你!”他“说”完就匆匆下网了,  这可不是他的一贯风格。文东,我的大学同学,好朋友,被大伙儿封为Internet  的先锋人物。他在两年前就已是当时北京仅有的几个BBS上的常客,随后又率  先上网,进入Internet世界。他不仅自己痴迷其中―在瀛海威担任“Internet  论坛”的主持人,在geocities上建立个人主页,创办名为“English-L”(英  语学习)的邮件讨论组(Mailing list),还到处“传播”Internet,把周围  的朋友们都“拉下水”,纷纷上了网。我就是其中的一个,从买“猫”到选ISP,  再从装软件到全面技术支持,文东一手包办。渐渐地Internet也成为了我生活  的一部分,我们俩见面的次数也减少了―以E-mail或IRC交谈,使用“Qmodem”  等软件交换文件,通过“猫”和电话线联机打游戏,似乎没有见面的需要了。  今天他急着找我,必然是有要紧事。  文东的家很近,不一会儿我就出现在他那间乱糟糟的小屋里。文东坐在电脑前,  两眼直盯着显示器,半天才意识我的到来。他揉了揉疲惫的眼睛―显然是睡眠  不足,说:“你可来了,快看看我抓的这篇文章。可怕呀!”“什么东西这么  吓人?”我凑了上去。文章是这样的:  “在网上冲浪是一种爱好(hobby)还是一种瘾(addiction)?如果具有以下  症状,你便有麻烦了。  你花大量的时间用于Internet,而忽视了重要的家庭和社会活动、工作责任、  学习任务或身体状况。  一个重要的人物,比如老板、亲密朋友或合作者,抱怨过你在Internet上花费  过多的时间和金钱。  你总是盘算着下一次上网做什么。  减少你的上网时间―不可能!  时光在你上网时匆匆流过,你全然不觉;尽管没做什么,但却自得其乐。  你不可控制地察看自己的E-amil。  你放弃吃饭、上课、赴约会而上网。  你更愿与人在线交谈,而是不面对面讲话。  为了挤出更多的时间上网,你的每晚睡眠时间少于5小时。  只有当你远离电脑时,上面的症状才会消失,希望才能产生。”  “你看我是不是已经上瘾了?这些症状我都有!”文东不等我看完就急着问。  “本来这3个月我是在家复习,准备参加注册会计师考试的。但现在倒好,每  天早上一起来就坐在电脑前,一直到夜里一两点钟。光E-mail就要看几百封,  再去五六个BBS上转转,完善一下我的主页―跟你说实话吧,我主页上的那个  记数器显示有6000多人次访问过,其中有多一半是我的访问次数……还有主持  论坛、讨论组。反正一天忙到晚,午饭有时都不吃,根本就没看过书。”  “我看你真是上瘾了。这么下去你还考不考试了?”我一边说一边暗自庆幸  自己尚属于正常的Internet爱好者,每天上网不过两三个小时。  “是啊,我也很担心。今天我在新闻祖上看到一个人控诉,说Internet害得  他丢了工作,女朋友也吹了,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刚才我在网上抓了  一大堆有关Internet Addiction的资料进行研究,再请你帮帮忙。”  “让我帮忙?你打算怎么办?”  “我要戒网!”文东看到我惊呆的样子马上又作出进一步解释,“不是永远,  至少在我复习考试期间要暂时戒掉。”  “我怎么能帮你戒网呢?还是你教我上网的。”  “对呀,我教你上网,你帮我戒网,礼尚往来吗。你一定要帮忙……”文东  诚恳的样子叫人无法回绝。  “好,我答应。不过这还真有点难,你没看见文章上说症状之一就是‘减少  你的上网时间―不可能’吗。这样吧,我回家想个办法,不过你今天也必须  作一些准备工作,在论坛、讨论组上面发表声明,暂时告别网络,以绝杂念。”  “好,我马上就写,不过你明天一定要拿出个方案。”  “行,咱们争取一周内解决问题。”  在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考虑戒网的有效方法,现在每当我遇到问题的时候,  第一反应就是借助Internet找到答案。所以一回到家,我就向新闻组发出了  求助信,征集最有效的戒网方法,随后又检查了文东所作的准备工作。他果  然在经常出没的BBS上都发表了暂时告别声明,字里行间流露的依依不舍之情  叫人哭笑不得,不过这总算是表示了他的决心。
第二天   今天我的邮箱中的E-mail从平时的十几封一下疾增至一百多封,里面除了昨  天求助信的回复,竟然还夹着许多给文东的信。我一时也顾不得细想,赶紧  从回信中查找戒网方案。办法真是不少!经过认真筛选,我终于精挑出一个  既简单易行又十分有效,并且还有益于自己的万全之策―把他的“猫”拿走!  我一口气跑到文东家。这家伙竟然又在上网,见到我才不好意思地断了线。  “找我有什么事?”  “你到底还想不想戒网了?”我故作严肃地问。  “当然想了!”  “那好,你必须先答应无条件接受我为你安排的疗法。”见他犹豫了一下又  肯定地点点头,我大声宣布,“从今天起你的‘猫’被没收了,暂存我家。”  “啊―”我的疗法显然出乎他的预料,“这可是我新买的摩托罗拉外置336  大白‘猫’呀!”  “只有这样你才没法上网。不要再动摇了,考虑一下你的注册会计师考试。”  “……只有听你的了。‘猫’你可要好好保存。对了,还得告诉你,有些重  要的E-mail可能会转到你的信箱里,千万不要删掉,最好帮我处理一下,不  行就通知我。”  “我倒成你的秘书了!行,我帮你。放心,你的‘猫’也会被充分利用的。”  我兴冲冲地把文东的336大“猫”抱回了家,接到自己的机器上。上起网来  真是又快又稳定,比我那个144的小破“猫”强多了。帮朋友戒网也不错嘛!
   第三天   一天中我每隔几个小时就给文东打个电话,没有一次占线―这在以前是不  可能的。他每次都说正在复习功课,还不停地追问有没有给他的重要E-mail。  我却总是夸他的‘猫’有多棒。看来,各得其所,一切顺利。
  第四天   截止到下午五点,文东家的电话已经占线40分钟了,这不像是在打电话。我  有些怀疑,于是马上拨号上网,用ICQ试着查找了一下。哈,果然不出我所料,  文东在网上。没想到他极力推荐给我的ICQ反而成了我监督他的有力工具。可  是他的“猫”在我这呀。还不等我问,文东已经匆忙离线了,估计他也发现  自己暴露了。  强烈的好奇心驱使我立刻跑去文东家看个究竟,当我面对着被他打开的电脑  机箱时,恍然大悟,原来他把已经淘汰的9600内置小“猫”又翻出来用。  “责任在我,斩草不除根,让你钻了空子。行,这只‘猫’也禁养了!”我  一边笑一边动手拔Modem卡,  “你不会还有个2400的小小‘猫’吧?”  “没有了,没有了。”文东笑着为自己辩护,“其实这也算不上爬网,我只  不过收几封重要的E-mail,怕你  给我误删了。”  “下不为例。好在你这下没‘猫’使了。”我开始真正体会到文东的网瘾有多大。 
  第五天   几乎一整天,文东都表现良好,看来物质条件是决定因素。晚饭后,我先处  理了一下转发过来的给文东的E-mail―几天来这项额外的工作已经使我有些  厌烦,然后向文东家打今天最后一次监督电话。奇怪,他不在家。莫非是网  瘾犯了,出去散散心。我正在猜测,不料文东竟风风火火地冲了进来。  “干什么?来抢‘猫’啊?”  “不是,不是。赶快让我用一下你的机器,就发几封E-mail。要紧的!”说  着就往电脑前坐。  望着他急切的目光,我也不好意思拒绝,“只能使一会儿!”  “就一会儿,就一会儿。”文东打开了Modem,“怎么样,我的‘猫’好使  吧?早就劝你也买一个。”  情况很快就不由我控制了。文东沉迷在Internet中,把周围的一切都置之度  外。他一次又一次把我推开:  “别着急,一会儿就完了。”  我不知不觉在一边打起盹来,朦胧中听见文东说:“我用完了,你使吧。”  他一脸满足感,向我道别。   第六天   下午回家的路上,我产生了一种预感,文东今晚还要来找我。我盘算着马  上回家给他打个电话,就说晚上要去看电影,不在家。先下手为强嘛。  当我一进家门,立刻呆住了―文东已经坐在屋里了。他看见我倒十分兴奋:  “你可回来了。你该吃饭了吧?我正好先用一下电脑,查查昨天发的E-mail  有没有回音。”说着他就逼着我开电脑……望着他上网时那副聚精会神,  如痴如醉的样子,真叫人又可气又可笑,我也无话可说了。  他能戒网吗?更重要的是我还能坚持吗?文东在爬网,我在犹豫…… 
  第七天   今天是周六,我一大早就去找文东,把他堵在屋里。  “我正准备找你去,你怎么来了?”我的出现出乎他的意料。  “我郑重宣布:由于本人能力有限,不能再胜任帮你戒网的任务了,请你  另请高明吧!这是你的大‘猫’、小‘猫’,完璧归赵。”  “你怎么能这么没信心,半途而废,”文东嘴上说着却一下子接过Modem,  在手中把玩,“你要是求我帮你戒网,我义不容辞。”  “好啦,好啦,我得走了。”我懒得作更多的解释,转身要走。  “你急着去哪呀?”  “你还问呢。去中关村买336的大‘猫’呗!总不见得让我回去还忍受那  个144的破‘猫’吧?”
电脑幽默爆笑笑话-戒网七日
每天下午6点到7点间是上网的黄金时间―工作用网的人这时已经下班了,而大多数“网虫”也在做饭、吃
饭,所以一拨就通,线路也畅。我照例坐在电脑前,接收E-mail,查看新闻组文章,浏览当日的在线海外
报刊―半年来这已成为了我生活的一部分。
  突然,有人在网上用ICQ呼我:“我是文东,你能不能一会儿找我一趟?”
  “干什么?不是说好了吃完饭联机打C&C吗?你家现在有两台机器?”我熟练地敲击键盘与他chat,这似乎
比直接打电话还自然。
  “不是,游戏不打了。你就来吧,我有事求你!”他“说”完就匆匆下网了,这可不是他的一贯风格。
  文东,我的大学同学,好朋友,被大伙儿封为Internet的先锋人物。他在两年前就已是当时北京仅有的几个
BBS上的常客,随后又率先上网,进入Internet世界。他不仅自己痴迷其中―在瀛海威担任“Internet论
坛”的主持人,在geocities上建立个人主页,创办名为“English-L”(英语学习)的邮件讨论组
(Mailing list),还到处“传播”Internet,把周围的朋友们都“拉下水”,纷纷上了网。我就是其中的
一个,从买“猫”到选ISP,再从装软件到全面技术支持,文东一手包办。渐渐地Internet也成为了我生活
的一部分,我们俩见面的次数也减少了―以E-mail或IRC交谈,使用“Qmodem”等软件交换文件,通过“
猫”和电话线联机打游戏,似乎没有见面的需要了。今天他急着找我,必然是有要紧事。
  文东的家很近,不一会儿我就出现在他那间乱糟糟的小屋里。文东坐在电脑前,两眼直盯着显示器,半天才
意识我的到来。他揉了揉疲惫的眼睛―显然是睡眠不足,说:“你可来了,快看看我抓的这篇文章。可怕
呀!”“什么东西这么吓人?”我凑了上去。文章是这样的:
  “在网上冲浪是一种爱好(hobby)还是一种瘾(addiction)?如果具有以下症状,你便有麻烦了。
  你花大量的时间用于Internet,而忽视了重要的家庭和社会活动、工作责任、学习任务或身体状况。
  一个重要的人物,比如老板、亲密朋友或合作者,抱怨过你在Internet上花费过多的时间和金钱。
  你总是盘算着下一次上网做什么。
  减少你的上网时间―不可能!
  时光在你上网时匆匆流过,你全然不觉;尽管没做什么,但却自得其乐。
  你不可控制地察看自己的E-amil。
  你放弃吃饭、上课、赴约会而上网。
  你更愿与人在线交谈,而是不面对面讲话。
  为了挤出更多的时间上网,你的每晚睡眠时间少于5小时。
  只有当你远离电脑时,上面的症状才会消失,希望才能产生。”
  “你看我是不是已经上瘾了?这些症状我都有!”文东不等我看完就急着问。“本来这3个月我是在家复
习,准备参加注册会计师考试的。但现在倒好,每天早上一起来就坐在电脑前,一直到夜里一两点钟。光
E-mail就要看几百封,再去五六个BBS上转转,完善一下我的主页―跟你说实话吧,我主页上的那个记数器
显示有6000多人次访问过,其中有多一半是我的访问次数……还有主持论坛、讨论组。反正一天忙到晚,午
饭有时都不吃,根本就没看过书。”
  “我看你真是上瘾了。这么下去你还考不考试了?”我一边说一边暗自庆幸自己尚属于正常的Internet爱好
者,每天上网不过两三个小时。
  “是啊,我也很担心。今天我在新闻祖上看到一个人控诉,说Internet害得他丢了工作,女朋友也吹了,这
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刚才我在网上抓了一大堆有关Internet Addiction的资料进行研究,再请你帮帮
忙。”
  “让我帮忙?你打算怎么办?”
  “我要戒网!”文东看到我惊呆的样子马上又作出进一步解释,“不是永远,至少在我复习考试期间要暂时
戒掉。”
  “我怎么能帮你戒网呢?还是你教我上网的。”
  “对呀,我教你上网,你帮我戒网,礼尚往来吗。你一定要帮忙……”文东诚恳的样子叫人无法回绝。
  “好,我答应。不过这还真有点难,你没看见文章上说症状之一就是‘减少你的上网时间―不可能’吗。这
样吧,我回家想个办法,不过你今天也必须作一些准备工作,在论坛、讨论组上面发表声明,暂时告别网
络,以绝杂念。”
  “好,我马上就写,不过你明天一定要拿出个方案。”
  “行,咱们争取一周内解决问题。”
  在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考虑戒网的有效方法,现在每当我遇到问题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借助Internet找到
答案。所以一回到家,我就向新闻组发出了求助信,征集最有效的戒网方法,随后又检查了文东所作的准备
工作。他果然在经常出没的BBS上都发表了暂时告别声明,字里行间流露的依依不舍之情叫人哭笑不得,不
过这总算是表示了他的决心。
  第二天 

今天我的邮箱中的E-mail从平时的十几封一下疾增至一百多封,里面除了昨天求助信的回复,竟然还夹着许
多给文东的信。我一时也顾不得细想,赶紧从回信中查找戒网方案。办法真是不少!经过认真筛选,我终于
精挑出一个既简单易行又十分有效,并且还有益于自己的万全之策―把他的“猫”拿走!
  我一口气跑到文东家。这家伙竟然又在上网,见到我才不好意思地断了线。“找我有什么事?”
  “你到底还想不想戒网了?”我故作严肃地问。
  “当然想了!”
  “那好,你必须先答应无条件接受我为你安排的疗法。”见他犹豫了一下又肯定地点点头,我大声宣布,
“从今天起你的‘猫’被没收了,暂存我家。”
  “啊―”我的疗法显然出乎他的预料,“这可是我新买的摩托罗拉外置336大白‘猫’呀!”
  “只有这样你才没法上网。不要再动摇了,考虑一下你的注册会计师考试。”
  “……只有听你的了。‘猫’你可要好好保存。对了,还得告诉你,有些重要的E-mail可能会转到你的信箱
里,千万不要删掉,最好帮我处理一下,不行就通知我。”
  “我倒成你的秘书了!行,我帮你。放心,你的‘猫’也会被充分利用的。”
  我兴冲冲地把文东的336大“猫”抱回了家,接到自己的机器上。上起网来真是又快又稳定,比我那个144的
小破“猫”强多了。帮朋友戒网也不错嘛! 
  第三天 

一天中我每隔几个小时就给文东打个电话,没有一次占线―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他每次都说正在复习功
课,还不停地追问有没有给他的重要E-mail。我却总是夸他的‘猫’有多棒。看来,各得其所,一切顺利。
  第四天 

截止到下午五点,文东家的电话已经占线40分钟了,这不像是在打电话。我有些怀疑,于是马上拨号上网,
用ICQ试着查找了一下。哈,果然不出我所料,文东在网上。没想到他极力推荐给我的ICQ反而成了我监督他
的有力工具。可是他的“猫”在我这呀。还不等我问,文东已经匆忙离线了,估计他也发现自己暴露了。
  强烈的好奇心驱使我立刻跑去文东家看个究竟,当我面对着被他打开的电脑机箱时,恍然大悟,原来他把已
经淘汰的9600内置小“猫”又翻出来用。
  “责任在我,斩草不除根,让你钻了空子。行,这只‘猫’也禁养了!”我一边笑一边动手拔Modem卡,
“你不会还有个2400的小小‘猫’吧?”
  “没有了,没有了。”文东笑着为自己辩护,“其实这也算不上爬网,我只不过收几封重要的E-mail,怕你
给我误删了。”
  “下不为例。好在你这下没‘猫’使了。”我开始真正体会到文东的网瘾有多大。 
  第五天 

几乎一整天,文东都表现良好,看来物质条件是决定因素。晚饭后,我先处理了一下转发过来的给文东的
E-mail―几天来这项额外的工作已经使我有些厌烦,然后向文东家打今天最后一次监督电话。奇怪,他不在
家。莫非是网瘾犯了,出去散散心。我正在猜测,不料文东竟风风火火地冲了进来。
  “干什么?来抢‘猫’啊?”
  “不是,不是。赶快让我用一下你的机器,就发几封E-mail。要紧的!”说着就往电脑前坐。
  望着他急切的目光,我也不好意思拒绝,“只能使一会儿!”
  “就一会儿,就一会儿。”文东打开了Modem,“怎么样,我的‘猫’好使吧?早就劝你也买一个。”
  情况很快就不由我控制了。文东沉迷在Internet中,把周围的一切都置之度外。他一次又一次把我推开:
“别着急,一会儿就完了。”
  我不知不觉在一边打起盹来,朦胧中听见文东说:“我用完了,你使吧。”他一脸满足感,向我道别。 
  第六天 
  下午回家的路上,我产生了一种预感,文东今晚还要来找我。我盘算着马上回家给他打个电话,就说晚上要
去看电影,不在家。先下手为强嘛。
  当我一进家门,立刻呆住了―文东已经坐在屋里了。他看见我倒十分兴奋:“你可回来了。你该吃饭了吧?
我正好先用一下电脑,查查昨天发的E-mail有没有回音。”说着他就逼着我开电脑……望着他上网时那副聚
精会神,如痴如醉的样子,真叫人又可气又可笑,我也无话可说了。
  他能戒网吗?更重要的是我还能坚持吗?文东在爬网,我在犹豫…… 
  第七天 

今天是周六,我一大早就去找文东,把他堵在屋里。
  “我正准备找你去,你怎么来了?”我的出现出乎他的意料。
  “我郑重宣布:由于本人能力有限,不能再胜任帮你戒网的任务了,请你另请高明吧!这是你的大‘猫’、
小‘猫’,完璧归赵。”
  “你怎么能这么没信心,半途而废,”文东嘴上说着却一下子接过Modem,在手中把玩,“你要是求我帮你
戒网,我义不容辞。”
  “好啦,好啦,我得走了。”我懒得作更多的解释,转身要走。
  “你急着去哪呀?”
  “你还问呢。去中关村买336的大‘猫’呗!总不见得让我回去还忍受那个144的破‘猫’吧?”
名人幽默爆笑笑话-《英雄》笑话版――张艺谋之梦
12月19日0点0时0分,《英雄》首映之时。     张艺谋连夜劳累,困顿不堪,竟然错过第一场公映,在家中睡着了。     恍惚中,一身长8尺铁塔一般大汉站立面前,他面色黝黑,神色冷傲。 
  张艺谋惊问:“你是何人?” 
  大汉拱手道:“在下秦国刺客无名,特来杀你。” 
  张艺谋奇道:“你与我与怨无仇,你为何杀我?” 
  大汉道:“非是我想杀你,只因有人要你的人头。” 
  张艺谋淡然道:“天下虽大,想取我人头者不过三人。” 
  大汉扬眉道:“哪三人?” 
  张艺谋抬眼望天,风起,血色落叶满天飞来。张艺谋凝神沉思,扳起一指:“第一个,长空。此人乃是全国盗版协会会长,好莱坞大片也逃不过他的手掌,而这次我防范严密,让他无从下手,他记恨我在心,必当杀我而后快。” 
  大汉点头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你断人财路,长空欲杀你亦不足奇。” 
  张艺谋抚摸桌子上放的一把古剑,又扳起二指,缓缓续道:“第二个,残剑。此人本名何平,执导《天地英雄》早已经拍竣,却因畏我《英雄》如猛虎,退避三舍,自断其剑,故更名残剑。” 
  大汉笑道:“得知自己被老鼠吓倒,果然耻辱,为报此恨,残剑有十分理由杀你。” 
  张艺谋提起一支狼豪毛笔,说道:“第三个,飞雪。此人原本。。。。唉,此人跟我原有一夜之情,后来被我抛弃,怀恨在心,如今她投靠大导演王家卫,听说也是十分风光。” 
  大汉冷笑道:“始乱终弃,辱人清白,飞雪因爱生恨而起杀你之心,倒也平常。” 
  张艺谋问道:“不知道我猜的可对?” 
  大汉拔剑在手,双手握剑,说道:“都说老谋子料事如神,今日却是大错特错了。” 
  张艺谋奇道:“不是这三人?” 
  大汉徐徐说道:“托我杀你的是你手下的一个演员。” 
  张艺谋双手颤抖,变色道:“我知道了,那一定章子仪。我告诉她她是二号女主角把她骗来了,结果给了她一个傻姑加荡妇加泼妇的角色。” 
  大汉摇头。 
  张艺谋一拍大腿:“我知道了,一定是张曼玉那厮。谁不知道她暗恋梁朝伟?我安排梁朝伟和章子仪一场床戏,她就嫉妒了,其实没有,被单里裹的人是梁朝伟和陈道明。老陈为这事三天没吃饭。恶心的。” 
  大汉又摇头。 
  张艺谋疑惑的问:“不会是梁朝伟吧?我虽然安排他说了几句搞笑台词,什么:“你都看见了?我故意让你看见的。”什么“好快的剑。”可人家张曼玉不也说:“我刺你你怎么不躲?”吗?陈道明不也呼唤世界和平要靠暴力吗?怎么就他想不开? 
  大汉再次摇头。 
  张艺谋控制不住,说道:“说,到底是谁?” 
  大汉说道:“他是个无名小辈。” 
  张艺谋惨然道:“李连杰!我知道了,他自降身价拍英雄,到现在好莱坞的片酬都降下来了。他怀恨在心。” 
  大汉道:“这个人不是无名,而是个真正无名无姓的人,他本是扮演秦兵的一名群众演员。” 
  张艺谋惊道:“群众演员?我亏待他们了么?虽然没给酬劳,可每天一个盒饭没少了他们吧?你问问他们,那顿饭里少了猪肉了?他们有何理由杀我?” 
  大汉道:“这名群众演员说,无名飞雪决斗之时,众目睽睽,你却让二人耳语,这是对士兵极大侮辱。攻赵之时,本是以强攻弱,却不一鼓作气,反而浪费羽箭,最后乘胜退却。飞雪残剑二人敌千,便是一千头猪也不能那么容易杀;飞雪面对残剑中途放弃在那发呆1分钟,众武士却傻乎乎的看着不知道下手;无名不杀秦王,秦王犹豫,众秦兵却不顾禁令,涌上大殿,力劝秦王;最后为杀一无名又浪费数万羽箭,损害宫内门窗无数,让他们闲着就喊什么“风”“大风”之类弱智口号,简直是把群众演员当猴耍。他说了,你耍明星可以,让大侠喊些卖大碗茶的口号,那没事,可要耍人民群众,就办不到!今天,我就要替天行道了!” 说罢,大汉一剑当胸刺来,张艺谋一惊,却是剑柄。大汉贴着张艺谋的耳朵说:“不过看了你的电影,我都学不会杀人了。你看出来了?我是故意让你看出来的!” 
  张艺谋惊醒,原来只是一场大梦。
[email protected]://www.handylawfir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2007925号-3
Powered by kx551 Code © 2011-12 开心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