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英雄笑话精选幽默笑话365手机登录网页_开心笑话故事 - 365手机登录网页

365手机登录网页

儿童幽默爆笑笑话-小学生的〈英雄〉观后感
今天,下午没有课,老师带我们去电影院看了电影,原来说好是看动画片《小木匠》的,可电影一出来,是很多叔叔骑着马在跑来跑去,我好害怕,真的好害怕,只能拉着旁边小明的手手,她的小手手好暖好暖,于是我就不怕了。突然一个叫没有名字的男人出来了,真奇怪,这世界上居然还有没有名字的人,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叔叔阿姨们总是打架,和游戏机里的圣斗士一样。突然,一个男的把一个女的衣服给脱掉了,然后就那个了,啊,看了一部黄色电影,好羞哦,我看了一下旁边的小明,小明都把眼睛闭上了。黄色的沙漠黄色的灰尘布满了我的眼睛,不知道如何是我,最要命的是我的小鸡鸡竖了起来,我摸了一下,硬邦邦的,和电影里的箭一样。好快的箭,电影里的另一个人男人一直这样说,女的也这样说。后来,一个男的拿着剑和很多人打了起来,而且那个没有名字的男的居然把剑打到了那个女孩的胸脯上,好肉麻哦,我受不了,老师说过,自古英雄都好色,看来一点都不假,英雄都好色的,都是大流氓。 
后来,该死的都死了,电影结束了。 
小明手拉手和我回家了,在路上,她告诉我看电影的时候,我手里都在冒汗。   我不要做英雄,不要做英雄,老师,你放过我吧,居然还让我们去看黄色电影,哼,从此以后,我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长大后不做英雄,做老板。
儿童幽默爆笑笑话-小学生的〈英雄〉观后感
  今天,下午没有课,老师带我们去电影院看了电影,原来说好是看动画片《小木匠》的,可电影一出来,是很多叔叔骑着马在跑来跑去,我好害怕,真的好害怕,只能拉着旁边小明的手手,她的小手手好暖好暖,于是我就不怕了。突然一个叫没有名字的男人出来了,真奇怪,这世界上居然还有没有名字的人,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叔叔阿姨们总是打架,和游戏机里的圣斗士一样。突然,一个男的把一个女的衣服给脱掉了,然后就那个了,啊,看了一部黄色电影,好羞哦,我看了一下旁边的小明,小明都把眼睛闭上了。黄色的沙漠黄色的灰尘布满了我的眼睛,不知道如何是我,最要命的是我的小鸡鸡竖了起来,我摸了一下,硬邦邦的,和电影里的箭一样。好快的箭,电影里的另一个人男人一直这样说,女的也这样说。后来,一个男的拿着剑和很多人打了起来,而且那个没有名字的男的居然把剑打到了那个女孩的胸脯上,好肉麻哦,我受不了,老师说过,自古英雄都好色,看来一点都不假,英雄都好色的,都是大流氓。  
后来,该死的都死了,电影结束了。   小明手拉手和我回家了,在路上,她告诉我看电影的时候,我手里都在冒汗。   我不要做英雄,不要做英雄,老师,你放过我吧,居然还让我们去看黄色电影,哼,从此以后,我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长大后不做英雄,做老板。  
儿童幽默爆笑笑话-英雄二则
(一)  课堂上老师在给同学们讲关于英雄烈士的事迹,最后老师问:“你们有谁能说一说这些英雄们的共同点?”  “我能,”一个学生说,“他们现在都有死了,而且我们现在在学习他们。”  (二)  老师:“你将来想当英雄吗,小明?”  小明:“不想。”  老师:“为什么?”  小明:“因为只有死了之后才能被称为英雄,我还不想死。”  
古代幽默爆笑笑话-英雄
英雄自古谁无屎,  有谁拉屎不用纸。  
政治幽默爆笑笑话-如何成为英雄
有一次,一位朋友问美国总统肯尼迪:“您是怎样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成为英雄的?”   肯尼迪想了一会儿,说:“这可由不得我,是日本人炸沉了我的船!”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巧借东风外传
  人物:东吴气象局局长――局;诸葛亮――诸;周瑜――周;门卫――卫;旁白――旁    道具:《少男少女》一本;红包一个;手表两块;破折扇一把;计算机一个;手机一部;放大镜一个;电视天线一根。
  第一幕
  旁白:话说东汉末年,群雄逐鹿。周公瑾火烧赤壁的丰功伟绩想必大家早有耳闻,而我们给您展现的,则是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故事最初发生在东吴气象局局长的家中:
  (室内一桌两椅,周局长端坐桌旁,举着本《少男少女》看得津津有味。此时,门卫走了进来)
  门卫(行纳粹军礼):嗨,孙权!
  局长(起立,还纳粹军礼):嗨,孙权!有什么事吗?
  卫(走近一些,将头伸向局长):头儿,外面有个家伙要见您。
  局:他预约了吗?如果没有,就打发他走吧。没见我正在学习东吴党“三大”关于孙刘建立抗曹统一战线的会议精神吗?
  卫:头儿,那家伙看样子有点儿来头,不好打发;况且我看他不像空着手来的。局(抚摸自己的将军肚):噢~~(几秒钟之后)叫他进来吧。
  卫(行军礼):嗨,孙权!
  局(还军礼):嗨,孙权!
  (门卫下,诸葛亮上)
  诸:哎呀,周局长!久闻大名,如雷灌耳,今日一见,真我之福也!(对观众,轻声地)我先奉承奉承他再说。
  局(略不耐烦地)你是谁呀?找我干什么?
  诸:在下不才,复姓诸葛,单名亮,字孔明,人送绰号卧龙,是刘皇叔的谋臣。
  局:噢,诸葛(猛地,吃惊状)什~~什么?诸葛亮?!(起身,绕诸一周,上下打量,然后对观众)哎呀!此人虽然个头不高,但四只眼睛中射出一股英武之气,不同凡人呐!不过,我还得试探一下。(对诸)你说你是诸葛亮,有谁能证明?现在世上假货太多,前几天我刚买了一条金利来皮带,才扎了一天,打了个喷嚏就给撑断了。我让小海子,就是“打假”的那个王海,给做了个鉴定,才知道那哪是牛皮的,是牛皮纸的。你这诸葛亮也保不准是真的。你有介绍信吗?
  诸(从怀里取出介绍信):这是我的介绍信,上面还有刘皇叔的大印。
  局:好,稍等(取出放大镜,逐行审阅,随后对光检查,再放下信和放大镜,做兴奋状,与诸热情握手,用力地)哎呀,果真是孔明先生!来来来,快请坐!(二人坐好)
  局:孔明先生,您此次来有何赐教啊?
  诸:不敢当!在下听说你们东吴的气象事业非常发达,最近又引进了国外最先进的巨型计算机,现在可以准确无误地预报未来96小时的天气情况。可有此事吗?
  局:先生您的情报系统也够厉害的!不过不是未来96小时,而是未来96小时23分25秒!
  诸:太好了!那您可否赐教一下,近几日来是否有东风呢?
  局:这个问题不好办吧!要知道这可是国家机密啊!不好随便外传的。先生也是干保密工作出身的,这其中的规矩应该知道啊!
  诸:哎呀!您瞧我这记性!(从怀里取出一鼓鼓的红包,在桌上推向局长)这点小意思,还望您笑纳。
  局(拿起红包,捏了捏,放入抽屉):当然,这事儿也不是办不了,毕竟咱们是盟友嘛!不过,我们的计算机还没处理完那些数据。这样吧,您把您的传呼号留给我,到时候我给您打个传呼,怎么样?
  诸:那太好了!不过还有件小事要麻烦您。如果周都督这几天问起天气情况,您可否替我打个马虎眼呢?
  局:先生,先生,先生!您怎么老给我出难题呢?要知道周都督是我的领导,官大一级压死人呐。况且他还是我表叔的堂侄的表哥,我这官就是他给弄的,我怎么好瞒他呢?
  诸:我知道您有您的难处,可我们也有我们的难处。这次到东吴来也没带多少钱,当然,我们本来也没多少钱,就连刚才那点儿小意思,也是当年刘皇叔编草鞋编花篮攒下的。要不这样吧(从腕上摘下表)我这儿还有块瑞士产的雷达表,您要是不嫌弃就收下。
  局(一边收表一边说):先生,您可太见外了!咱们谁跟谁啊?您这么一弄,好像我是个贪财的官僚,只认钱不认人;好像人与人之间只有赤裸裸的金钱关系似的。好,为了您这位够意思的朋友,这个谎我帮您圆!不过我常听别人说,诸葛亮的智慧都体现在他那把羽扇上。您可不可以把您的羽扇送给我呢?
  诸:这好说!不过今天我是微服私访,怕被别人认出来,也就没带。您也知道,我那羽扇就跟我的名片似的。这样吧,明天我派专人给您送来,怎么样?
  局:那太好了!咱们一言为定!
  诸:那在下告辞了。恕不远送。
  诸(边退场边对观众说):这个姓周的,比周扒皮还狠呢!
  第二幕
  旁白:两天后,诸葛亮应周瑜之约,前往东吴都督府商谈军务.
  诸(手执破折扇):刚才,那位周局长给我打来传呼,说据气象预报明天下午两点开始刮东风,而且一刮就是三天,还是六级大风呢!真太令我高兴了.什么?您各位问这把扇子?实不相瞒,我的羽扇送给了周局长,可东吴这儿除“四害”工作不得力,蚊子太多,所以我只好拿它赶赶蚊子了。(说话间,到了都督府)公瑾在家吗?
  周:哎呀,孔明兄,你总算来了,一切可好?
  诸:好,好!公瑾,我看你红光满面,一定有什么喜事吧?
  周:不瞒您说,我刚从跑马场赚了20万,准备破曹之后带小乔去夏威夷度二次蜜月。哎,孔明兄,你先前总是手执羽扇,风度翩翩,今天怎么这么掉价儿?
  诸:啊?噢……公瑾有所不知,刘皇叔近日正在军中搞整风严打运动,要领导干部以身作则,把我们的工资都降了两级。为了节约,也为作表率,所以我拿了把破折扇。
  周:孔明兄,这也太寒碜了。这样吧,我送你一把羽扇,如何?
  诸:这在好不过!可刘皇叔的严打之中也领导干部的受贿问题,这事儿要是让他知道了,我今年的奖金就泡汤了。
  周:你们实在太惨了!要知道我们这儿连吃饭都是公费报销。
  诸:你们太幸运了!对了,你今天找我来,有什么事吗?
  周:现在曹军已中了我们的连环计,火烧曹军战舰的内因已具备,就差外因中的东风了。不知兄台有何高见?
  诸:在下不才,少十研读过《周易》,懂得些法术,愿助公瑾一臂之力,自明日下午两点起借得三日东风,怎么样?
  周:此话当真?若是借不来呢?
  诸:那在下随都督处置。但若是在下借来了,也不求别的,您开的东吴船舶大托拉斯的股份给我六成,怎样?
  周(掏出计算器,计算状):孔明兄,你的胃口太大了点儿吧?这不等于我把公司让给你了吗?我只能给你三成股份,怎么样?
  诸:公瑾,你太小气了!难道我孔明的命就值你三成股份?怎么说我还顶三个臭皮匠呢!
  周(思考中):请稍等片刻,我昨晚喝了杯凉茶,正闹肚子,等我先去更衣。(周瑜下,上前,左顾右盼,以手掩鼻)昨天就让他们来修这抽水马桶,到现在还没修好,看我怎么炒他们的鱿鱼!(从怀中取出大哥大,拨号)喂,气象局吗?我找周局长……哦,你就是?太好了!我是周瑜。小周啊,我问你,最近几天有没有东风啊?……没有吗?……好,太好了!改天我请你喝酒!再见!(将手机放入怀中,转一圈后上来)孔明兄,这个赌我打定了!来,咱们“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要”。明天我静候你的佳音。
  (二人下)
  第三幕
  旁白:第二天中午,周瑜早早的来到祭风台。
  州(急急忙忙的上):各部门注意,摄像、音响、灯光,各就各位,随时准备拍摄诸葛亮跌分的镜头!
  诸(缓步而上,手执电视天线):公瑾来的好早啊!
  周:孔明兄手里拿的是什么?
  诸:哦,这是一件宝物,名曰“如意金箍剑”,可长可短。
  周:这是哪产的?
  诸(面向观众,微笑的):这是山东实中工艺品厂的专利产品,专利号为007。此乃居家旅行、装神弄鬼之必备物品。货到不多,预购从速。有意购买者请与销售科“章京上行走”梁成先生联系,电话:666741,简记为“六六六气死你”。
  周:原来如此!孔明兄能否帮我买一把呢?
  诸:没问题!我让他给你打八八折。
  周:太感谢了!那请登台做法吧。
  诸:公瑾,能否借手表一用?我的三天前被人偷走了。
  周:小CASE!(递表给珠)孔明兄,你看我这表,这是我托鲁肃在联合国开世界环保大会时从瑞士捎来的真正的雷达表,还是27钻的呢!
  诸:果然是好表!(戴上表,缓步登台,执天线而立):《祭风文》晴,我所欲也,风,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晴而取风者也。生,我所欲也,股份,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股份者也。(看表,)开始倒计时:Five,Four,Three,Two,One.Come.Come.
  周(迷眼状):唉吆我的天哪,怎么这么大的风啊?!(摇头叹息)孔明真神人也!可怜我那五成的股份!看来和小乔的夏威夷浪漫之旅的计划要改一改了!(落魄,下)
  诸(左顾右看,轻声的)他忘拿表了!(窃喜,下)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少年七大寇(一)
一、烈火        学校后那条长长的弄堂总是这么凌乱不堪。三十几米的距离  里堆满了各式各样的杂物。  平常,学生们放学后总是三三两两的从这里通过。但是,今天  的情况不同了。学生们都堵在弄堂口,一层又一层,围得水泄不通,  似乎弄堂里发生了什么引人注目的事情。  “烈火平顶”看了看站在面前的十来个小痞子,轻蔑的笑了笑。  “我是烈火平顶,从今天开始,这里就是我的地盘,想在这里  “坳分”门都没有!”  那带头的小痞子染着半边金毛,抽着香烟,上上下下的打量着  比他高了近乎一个头的剽悍大个子。  烈火平顶一看痞子们似乎没动静,二话没说,脱去了身上大红  衬衣,露出了一身不像是一个17岁高中生所拥有的强健体魄。  时值下午三点,夕阳西下。金红的阳光斜斜的照射下来,他全  身的肌肉沉浸在金色之中。肩上,手臂上,每条肌肉都充满了野性的  爆发般的破坏力。就像一只上古时代的洪荒巨兽,渊停岳峙的站在那  里。   身前,十来个小痞子似乎被他的气势所吓退,禁不住的往后推  了几步。  身后,近百个刚放学的男女学生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口,几百只  眼睛都紧张的盯着这个一触即发的场面。  他向前走了几步,忽的一俯身。这个动作顿时引起了10多名女  学生的惊呼和小痞子们的一阵惊慌失措。  大手轻盈的检起了地上一块青石板。他将这块石头用两只手捧  了起来。  那带头的小痞子更惊慌了,两只老鼠眼乱转,手直往身后乱招。  后面的那些痞子们以为要动手,纷纷的抽出了短刀,匕首和砖块。一  时间,剑拔弩张,气氛好不紧张。  “哈哈哈,小崽子们,看好了”烈火平顶一阵狂笑以后,猛得举  起石板朝自己的头上砸去。  “砰,哗拉拉”石灰飞扬中,整块青石板竟然化为粉碎。天,近  10公分厚的石斑竟然被他的头顶撞个粉碎!  现场顿时一片大哗,别说后面那上百名文静的学生从没见过这  种场面,就是打架当作家常便饭的小痞子们也惊呆了。  拍了拍头,烈火平顶还非常潇洒的理了理那头漂亮的红发。据  说,当时他的这个动作至少迷倒了在场起码20名以上的小女生。  “还想玩吗?”他好整以暇的朝着那领头的黄毛痞子问道。  那小家伙惊慌的看着他,不断的朝后退着,连带身后的十来个  小痞子都慌乱的后退着。  “哐”不知是哪个家伙碰翻了一堆旧杂货,引起了一声巨响。那  些小痞子就像听到了指令,忽拉一声,没命的朝后就跑。  “记着,我就是烈火平顶”他冲着那群逃跑的痞子喊道。
“啪啪啪”后面无数的学生热烈的鼓起了掌。  “好样的”  “真帅”  “酷毙啦,硬汉!”  他听到这些赞美的话,趔开大嘴笑了起来。  他的真名叫方剑刚,是高中1年级的学生。虽然年纪不大,但体  形却不小。身高190公分,体重约190磅,从小爱打架生事。14岁就  已经和六个意气相投的男孩组成了“七大寇”  七匹脱缰的野马到处闯荡,还真闯出了点名声。今天他第一次  到这所中学来报到,却发现这里有小痞子抢劫的行为。依照他那爱出  风头的脾气,自然趁着放学后人最多的时候出手,以达到一鸣惊人的  效果。  “嘟”正得意间,腰间的CALL机响了,一看号码,正是好兄弟  “丛林饿虎”找他。  他拎起地上的红衬衣随手披在肩上,回过身,朝着后面的学生  抱了抱拳道“各位同学,我们今天都认识了,以后有什么麻烦事只管  来找我,只要有我在,没什么摆不平的”说完,便大摇大摆的走了。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少年七大寇(二)
二、冰块      DISCO舞厅里不断的爆发出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幻彩灯时刻变  换着七彩光芒,一切喧嚣而又华丽。  舞厅后面的暗巷里,六,七个大汉正在猛殴一个男子。  “死去吧”一条上身花衬衣,下面穿着白色长裤的胖子正狠踢  着已经团做一团的男子。  胖子打得性起,操起地上的酒瓶子就要往那人的头上砸去。  嗷,的一声惨叫,接着又是“哐啷”一声。原来惨叫的不是  别人,正是那胖子。  只见一只手紧紧的握住了胖子的手腕,它握的是那么的紧,  以至于胖子那多肉的手腕深深的凹陷下去了。  “滚,别在这里生事!”一位少年静静而又冷酷的命令道。  他身材不高,顶多170公分。相貌平平,肤色黝黑。往黑暗  里一站,几乎看不到人。惟独一双精光闪闪的眸子透出冰冷的光芒。
忽然间,一把扁钻从肋下无声无息的刺到!  好一个少年,全身不动,左腿像长了眼睛似的朝后飞去,砰,  那暗中偷袭的大汉被踢得整个人飞了起来。  “一起上”随着一声低喝,几条大汉不顾一切的出手。  黑暗中,只见雪白的刀影,飞舞的铁链闪烁着暗青的光芒。  砰,砰,砰,砰,不多不少,正好四声闷响,四条猛扑上去  的汉子几乎以同样的速度朝后飞去。  “稀里哗啦”一连串的重物坠地声。前面的汉子脸部中腿,鼻  血和着牙血满脸都是,一摔在地上就昏了过去。  后面的大汉下阴中腿,整个人向后半空腾起,面朝下重重的  扑倒在地上,两手捂着下身,不停的呻吟着。  左面的那位似乎被踢中胃部,正倒在地上不停的干呕。剩下  那右面的大汉比起其他的同伙来要稍微好一些,因为他刚才出手最  晚,所以只是肩部中腿,问题不大,正靠着墙慢慢的站了起来。
少年依旧紧紧的握着胖子的手腕,好象刚才的事全然和他无  关。  胖子疼得满头的冷汗,看了看四周,一分钟前还生龙活虎的  五条大汉一瞬间全倒下了。  而且出手的就是眼前这个还握着自己手腕的消瘦少年。胖子  甚至连他是怎么出腿的都没看清楚。  “我是这里的看场,我叫冰块,你最好记牢!”比冰还冰冷的  声音刺进了胖子的耳膜。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胖子一个劲的点头。  “滚,别让我再看到你”少年放开了胖子的手腕。  是,是。胖子捂着自己的手,连同那刚站起来的同伙,又拖  又拉的背起躺下的那几位连滚带爬的逃出了暗巷子。  原先被狠揍的那位仁兄此时早已清醒,正哆哆嗦嗦的站在墙  边,不敢吭声。  “你也给我滚!以后不要再来了”少年喝道。  那位仁兄开始一愣,后来才明白了,连忙从少年的身边溜走  了。  少年摸出上衣口袋里的白手巾擦了擦手,又慢慢的放回了口  袋。转身走进了喧闹的舞厅。  吵闹的音乐声扑面而来,少年皱了皱眉。  “哟,小帅哥,刚才哪里去了”一位衣着暴露的妙龄女郎向少  年靠了过来。  少年一言不发,转身朝着另一方向走去。  “哇,他可真酷啊,他是谁呀,雪梨?”女郎盯着少年的背影,  问身边另一位时髦少女。  “你连他都不知道啊,他就是这里的头号看场呢”  “什么叫看场?”  “打手呗”  “哇,真看不出来,他看上去好瘦弱呢”  “可他很劲的哦,不信你可以去试试呀”  “去你的,你这小骚妇!”  两少女笑成一团。
工作人员休息室,一盏小吊灯发出幽幽的白光,少年在灯光  下陷入沉思。  他叫冷如冰,今年16岁。但已经在这舞厅做了10个月的看场。  这里的工作时间从晚上10点到凌晨2点,时间不长,他的工资  却很高。因为他是最称职的。  他也是“七大寇”的一员。只不过不像还有六个朋友整  天衣食无忧,嘻嘻哈哈的。他的父亲早亡,只剩一个重病的母亲。  所以除了上学外,他还找了这份工作来养家。  所幸的是他有六个最要好的朋友,和他们在一起,他才不会  这么的沉默。想起了这几个朋友,一丝微笑浮上了他的脸庞。  “嘟”CALL机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沉思。他一看,原来是好兄弟  “丛林饿虎”正找他。  他抬头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了。  “唉,这帮活宝,又在哪里疯玩了”他换下了工作服,套上了  夹克,走出依旧喧闹的舞厅,消失于夜幕之中。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少年七大寇(五)
五、进攻第一刀      七月的下午,骄阳如火。暴烈的阳光晒得一切都昏昏沉沉的。  刘家大宅的后花园里,刘满堂在树阴下作着午后的小睡。四  名彪型大汉护立在四周,全神贯注的警戒着。  一阵纷乱的脚步声从拱形的圆门处传来。  “刘爷,刘爷”一名高瘦的男子快速的来到刘满堂跟前。  刘满堂稍稍睁开了惺忪的睡眼,他最恨睡午觉的时候被人吵  醒,所以脸色极不好看。  “什么事?”  高瘦的男子擦了擦满头的大汗,结结巴巴的说:“刘爷,日  本山口组求见”  刘满堂一听之下,立刻锁紧了双眉:“来了多少人?”  那高瘦的男子名叫马玉龙,是天龙堂的内务总管。平时一向  沉着冷静,很少像今天这般慌张。  “只有一个....一个人”  “哈哈哈。那有什么好怕的,叫他到这里来见我!”刘满堂听  见对方只有一个人,顿时放心下来。  他最近和香港几大堂口正秘密联合起来,准备对付猛龙过江  的山口组。由于他天龙堂兵多将广,而且又位处中环,论实力可以算  得上是港九第一把交椅。所以在这次大联合中扮演着最为重要的角色。  他本人则是港九的总指挥,正是处于风口浪尖的位置。  所以他近来一直都很小心,无论到哪里都有四个贴身保镖跟随。  站在他身边的四个保镖个个身怀绝技。  于刚,快枪手,可在6秒之内连发6枪击中50米外的靶心;  陈伟,大圣劈挂门一流好手,一掌劈下,可断砖12块;  李连,鹰爪拳高手,曾以一人之力大战20名好汉而胜出;  铁华,西洋拳好手,左拳322磅,右拳355磅;  “可...是”马玉龙似有话要说,但又不敢开口。  “老马,到底怎么啦?”刘满堂心里有些奇怪,因为马玉龙很  早就已经追随他左右。对他向来敬若神明,从不敢在他面前隐瞒任何  东西。  “刘爷,我总觉得,这日本人邪得很,恐怕刘爷亲自见他不太  合适”马玉龙似乎鼓足勇气,终于一口气把话说完。  “邪?哈哈,老马,邪岂能胜正乎”刘满堂大笑,好象忘了自  己也是黑道中人。  “叫他来吧,顺便让银氏兄弟也进来。”他吩咐道。  听到银氏兄弟之名,马玉龙的瘦脸一下子轻松了很多,好像  溺水的人忽然抓到了救生圈一样:“好,我马上去!”  刘满堂毕竟一代枭雄。心知老马的眼光一直都非常准,他既  然认为这日本人有鬼,那这家伙或许真有点邪门。为防万一,他叫来  了天龙堂的超级红棍王---银氏兄弟。  银氏兄弟一直都不怎么出名,只有刘满堂和马玉龙等少数几  个核心分子知道这对兄弟才是天龙堂最好的杀手。刘满堂向来把他们  看作自己的秘密武器。
刘满堂正想间,马玉龙的声音又告响起。  “刘爷,他来了”  刘满堂闻言便抬头看去。  身前5,6米处站着三个人。左右两边站着两位神情冷酷的中  年人,正是得力好手银氏兄弟。  而中间这人一身黑衣,就这么随随便便站着,却散发着一股  极其摄人的寒意。连烈日照在他身上都毫无作用。
刘满堂盯着黑衣人,没有说话。  “刘堂主,战还是降?”黑衣人忽然开口了,但他的汉语说得  非常生涩干硬。  “竟敢对刘爷无礼!”赢爪拳高手李连大声呵斥。  黑衣人嘴角稍稍牵了一下,算是冷笑。  “回去告诉你们组长,叫他滚回日本去!”刘满堂以比冰更冷  的语调答到。  毒热的太阳照在花园里,烤得泥地上冒起了袅袅的烟雾。但  忽然间,一股强烈的寒意从刘满堂和黑衣人之间形成。  “我明白了,刘堂主”黑衣人一共说了七个字,却已经发出十  四招杀手!  他猛然前冲,西洋拳好手铁华首先一记右直拳猛轰其面门;  黑衣人不闪不避,瞬间从他身边一溜而过。铁华倒下,肋下血光暴  现;  与此同时,银氏兄弟的飞刀早已出手,三柄飞刀不分先后,  插中黑衣人的背部,直没至柄!  于刚见黑衣人动,右手一弹,大口径“密林”保险已经打开。  忽然,他觉得右手好象一麻,正低头看去,忽觉头顶又是一疼,然后,  他便什么也看不见了。  铁华倒下,陈伟迅速挡在了刘满堂的身前;  于刚毙命,李连看准机会,急步上前,在一刹按间用五指牢  牢的锁住了黑衣人的咽喉!  银氏兄弟同一时间再发一十二柄飞刀,分射黑衣人的后脑,  背心。  李连一扣上黑衣人的咽喉,立刻发力,想把他的脖子一把捏  断。说时迟,那时快,他忽觉眼前白光一亮,那一亮的光辉似乎比太  阳更为耀眼。  然后他就看见自己的双手至腕处已被切断,尚在纳闷间,一  十二柄飞刀已到眼前!  黑衣人一刀斩断李连的双手,整个身型趁势向上一拔,越过  了李连的头顶,也躲过了身后必杀的一十二柄飞刀!整个人呈大鸟扑  食状向下扑击刘满堂!  陈伟眼见黑衣人居高临下,如电而来,竟然吓得忘了闪躲,  只眼睁睁的看着黑衣人的刀劈进了自己的额头!  前后不过几秒间,四大保镖全部毙命!而黑衣人虽然身中三  刀,却已经扑到了刘满堂的眼前!  黑衣人看着身下惊恐万状的刘满堂,大喝一声,手中的短刀  气势如虹般再次劈下!  两条银炼无声无息如幽灵搬迅速卷到,一条缠出了他握刀的  双手,一条缠住了他的双腿。银氏于千钧一发间终于缠住了黑衣人必  杀的一击!  双链同时用力一抖,黑衣人身在空中顿时失去平衡。刘满堂  见黑衣人整个身体扭曲在空中,连忙向黑衣人打出一拳!  少年时,刘满堂曾经一拳打死过一条纯种英格兰狼狗。  壮年时,刘满堂一拳打晕一位在中环街头撒野的欧洲中量级  拳王;  虽然他现在已近六十,但这一拳击出,竟隐含风雷之声,精,  气,神丝毫不减当年!  砰,一拳正中黑衣人的胸膛,其强大劲力把黑衣人的胸膛都  打得凹陷下去了。  银氏兄弟见状,借势再把银链一抖,将黑衣人的身体抛上半  空。同时间,二十四柄飞刀又告出手,直射向身在半空的黑衣人!  黑衣人中刀,翻滚,跌下!  啪的一声,等他掉下来的时候,身上已经插满了刀!  刘满堂见黑衣人跌下,始才喘了口粗气。银氏兄弟忙上前搀  扶。  这时候,马玉龙才刚刚率领了大批的帮众赶来。  “刘爷,这.....”马玉龙看着场中的惨像,一时说不出话来。  刘满堂疲惫的挥了挥手道:“留下黑衣人,把自家兄弟抬下  去好好厚葬!”  “好,好”马玉龙唯唯诺诺着,指挥着手下把四名保镖的尸首  抬了出去,场面没多久便清理干净了,只剩下躺在地中央的黑衣人。  “去检查一下黑衣人,看看有什么。”刘满堂经历了刚才激烈  的拼斗,连说话都觉得有点吃力。他不禁暗暗的叹息自己毕竟老了。
他看着一个帮众上前,俯下身,准备把黑衣人的身体翻转。  突然觉得心头一跳,猛感不妙!  就在此时,银氏兄弟,马玉龙,以及在场的几十名大汉忽然  看见一截明晃晃的利刃自那检查黑衣人的帮众背后标出。  众人皆是一愣,就在这一愣之间,这名帮徒的身体忽然朝后  倒飞。  踹飞了帮徒后,黑衣人竟然带着满身的飞刀站了起来!  银氏兄弟反应最快,几乎同时飞身扑向黑衣人,其余人反应  也不慢,紧随的跟上,似要把黑衣人活活挤杀于人群中!  面对着潮水般涌上了的人群,黑衣人如木石的脸上浮现了一  个绝望的笑容,大喊了一句日语,便拔出了身边的一样东西!  “轰”一声巨大的爆炸声,黑衣人竟然引爆了暗藏在身上的炸  药!  猛烈的威力之下,只见血雨和残肢满天乱飞,强大的气流把刘  满堂冲得跌向内堂。
第二天的清晨,七大寇的年轻首领“飞侠”正在海边练拳和吐  纳。他喜欢这样,因为晨风,旭日,海浪总是让他心情愉快,精神饱  满。  “大哥,好事情来了”一条健壮的身影从远处跑来。  飞侠收起了拳势,着眼望去,来人正是小兄弟“黑豹”  “有什么好事情?”飞侠微笑道。  “天龙堂的刘满堂有请大哥”黑豹兴奋的说道。  飞侠沉思了一会儿道:“莫不是山口组已经行动了?”  黑豹道:“正是,山口组的杀手昨天下午在天龙堂总部暗杀  刘满堂!”  飞侠皱了皱眉道:“狂妄的日本人!”  黑豹道:“虽然暗杀失败,但据说那杀手非常了得,一举毁  掉了刘满堂的四大保镖,最后还引爆随身炸药和银氏双雄同归于尽,  连刘满堂本人也被炸伤!”  “好,你去联系冰块和烈火,要他们这几天随时小心日本人的  动静,我和拳王去天龙堂一次”飞侠思考了片刻便有了对策。  “那我和老虎呢!”黑豹急着问。  飞侠笑了,拍了拍他的肩头道:“你真心急,你和老虎配合  雨魔,这几天要暗中保护好14K,和胜和的几位港九老大,你很忙呢!”  黑豹虽然不是很满意,但还是点点头:“好吧,可恨又得和  雨魔那小子打交道了”
这时,一轮金黄的太阳慢慢在海的远处浮现,只见无数道黄  光泛射在湛蓝的海面上,幻化成及其绚丽夺目的色彩!今天,将会是  个好天气!
校园幽默爆笑笑话-英雄救美
一同学在老师提问时踊跃地举起了手,老师就叫她站起来回答问题。她答一半后,发现自己的思路错了,答不下去了,就吞吞吐吐起来。在这紧要关头,一张纸条飞到了她的面前,她似乎感觉到终于有英雄救美了。她眼睛向纸条一瞟,上面写道:“你死定了!”
[email protected]://www.handylawfir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2007925号-3
Powered by kx551 Code © 2011-12 开心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