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笑话要特别搞笑的精选幽默笑话365手机登录网页_开心笑话故事 - 365手机登录网页

365手机登录网页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精忠报国之BBS版
  话说岳飞辞去了元帅之职,带着岳云张宪二人回到了汤阴老家。汤阴县的地方官员等少不得又忙了一阵,当晚摆了酒席为岳飞一行三人接风。席间岳飞眉头紧锁,闷闷不乐。汤阴县的知县见了,心下不安,便问道:“元帅为何事烦恼?莫不成还在为秦烩等议和之事闹心?”
  岳飞叹了口气,道:“即不在其位,便不谋其政,岳谋即已解甲归田,朝廷的事,还去想他作甚?只是有一桩事,俺从小便闲不住,总要有点事做做才好,岳云和张宪更是年轻人的性子,象这样长久无所事是,岂不憋坏了他们?想来想去又没什么合适的事做,是以烦恼。”
  知县听了不禁微笑道:“原来如此。元帅不须烦恼,下官到有个主意,包元帅和二位公子每天有事做不说,还可学到最新的科学知识,对二位公子以后转业到地方工作不无好处,且花费不多,元帅大可承担得起。”
  岳飞听了,忙问道:“是什么事,你且道来。”
  知县道:“现今全国都在搞一个叫网络的东西,据说是从万里之外的美利坚传入我国的。上网已成为我国青年的一件大为时髦之事,前几天我看了邸报,上网的人被称为新新人类,网虫一族,可见其热。本县在上个月正式开办上网业务,网费一个时辰四钱银子,话费一个时辰三钱,如网费一次性交一两,元帅如有兴趣,下官这就让人给元帅办好,即时开通。元帅上网后,不仅可消磨时间,学习电脑网络知识,更可了解最新的军事情报和军事学术届的最新研究成果,对元帅以后复出也是一件大有脾益之事。”
  岳云张宪听了鼓掌道:“妙极,妙极,咱们早是不曾听说有这样的好事,早知道,在部队上就上了。”
  岳飞沉吟一会道:“既是如此,就烦劳贵县给咱办一下这事,费用俺们还是该交多少就交多少便了。”
  次日电信局之人便来岳飞家安装,来时方知岳飞家尚无电脑,电信局的人少不得又解释了一翻,岳飞虽觉麻烦,且一百两银子一台的电脑又价值不菲,禁不住岳云张宪的一再掇窜,也就答应去卖一台。
  正要出门,却见有人拜访。原来是汤阴县鹏举电脑有限公司的经理听说岳爷要上网,特来赠送本县新进抗金牌电脑一部,岳飞见了忙说:“这如何使得?”经理道:“岳元帅乃是国家的大功臣,理应享受这等待遇,些须小事,何足挂齿,元帅一定要收下,这是本公司莫大的荣誉。”再三再四,把电脑留在了岳飞家中。
  电脑公司的人才走,电信局局长又来,岳飞忙迎入。局长道:“昨夜局里开了紧急会议,一致认为元帅一家精忠报国,素为我等敬仰,且汤阴小县,能出元帅这样一个大人物,也是无尚的光荣,会议因此决定,元帅家的上网费和电话费并入网费全免,俺特来象元帅说一声。”
  岳飞大惊道:“俺何德何能,岂能享受如此待遇。”
  局长道:“元帅不须客气,在下等恨不能为元帅做更多的事。”说罢告辞而去。
  岳飞叹道:“能得父老如此关爱,俺此生也不虚了。”
  闲话休说,当晚岳飞岳云等三人便上网流览,果然是美不胜收,应有尽有,三人先去看了关于军事方面的一些网站,又开始看其他。忽见有一个链接曰论坛,岳云道:“这论坛不知是什么东西,俺看在线人数有一千多,想必是一个好所在,何不进去看看。”说罢用鼠标点了一下。
  进得论坛,却原来尽是些文章,三人点了几篇看了,颇觉不错,再看几篇,又觉无聊,张宪无意中点了一下刷新,却又见有了几篇。三人看了半天,但见论坛内各种文章鱼龙混杂,也有好的,也有差的,也有搞笑的,也有悲哀的,也有古典的,也有现代的,也有诗词,也有小说等等,不一而足。岳飞看了半天,微微摇头,道:“这里面好东西是有的,差的也不少,譬如这古诗词,实在是不堪入目。”
  岳云忽道:“爹爹不是写过一篇满江红吗?何不就贴在上面,也好让他们见识见识。”张宪大声叫好,岳飞笑道:“贴出来没的惹人耻笑,而且俺拼音不熟,打字慢。”岳云一叠声的道:“不怕不怕,我来贴,正好我在部队上当过几天打字员,倒也不慢”于是便点了一下加贴。
  岂知点完后,却有提示说:“如果您是新用户,请现在注册。”岳飞眉头一皱,道:“恁地麻烦。”说话间岳云已进到注册界面。
  只见上面有提示要填笔名,岳飞道:“就填个鹏举吧。”不想填好后却有提示说:对不起,此名已被注册,请重新填写。岳飞皱眉道:“何人如此无聊?俺的名字也要抢。”岳云又填了岳飞,岳云,张宪等数个名字,都被人抢注,岳飞大怒,道:“无聊,无耻,竟有这等事,气煞我也。”说罢抢过键盘,用全拼法打入“怒发冲冠”四个字,不想却一举通过,三人齐声欢呼。
  注册完毕,岳云便将岳飞所写满江红贴了上去,随后便开始刷新,眼看一个时辰过去了,却老也没人跟贴,三人不由气妥,岳飞便道:“先睡吧,夜也深了,明天早上起来看。”岳云等二人甚感没趣,也就睡了。
  次日清晨,岳飞正熟睡间,只听隔壁岳云大喊道:“爹爹快来看,有人跟咱们的贴啦。”岳飞一时被惊醒,一轱碌爬起来,顾不得换衣,飞奔至电脑前,只见岳云张宪二人满脸红光,兴奋不已,便往电脑上看去,只见在满江红下有十数个跟贴,起先一人跟道:“好词,绝妙,读之令人热血沸腾。”后面有人纷纷跟道:“果然好词。”“好。”“妙。”更有人在下面说:“吐血推荐,绝妙好词。”“怒兄真是俺的偶像。”岳飞见了,微微一笑道:“跟贴虽多,但大多是奉承之词,不可太当真了。”
  三人在电脑前坐了一上午,但见跟贴虽不见增加,点数却直线上升,到吃午饭时,已经到了一千多点,岳飞道:“先吃饭,吃完再看,顺便给大家回个贴。”
  吃完饭,岳飞正欲睡个午觉,只听岳云在高声怒喝,道:“岂有此理,卑鄙无耻。”岳飞忙跑到电脑前,问:“何事生气?”
  岳云指着电脑说:“爹爹你看。”只见在满江红最下面,有一人名为哈迷吃,发贴道:“是爱国主义还是狭隘的民族主义?――评怒发冲冠的满江红。”进去看时,但见洋洋千言,大体是说满江红乃是一首狭隘的民族主义大爆发的词,此词以大汉族主义为其根本特征,歧视女真人,看似爱国,实为狭隘云云,末了讽刺道:“这个名叫怒发冲冠不外乎是一个狭隘的民族主义者,这样的人,实为民族团结之大敌,建议斑竹删了此贴,不要让论坛成为民族主义者贩卖其思想的场所。”云云。
  岳飞见了气满胸堂,喝道:“这哈迷吃居然也上网,一派胡言,可恶之极。”张宪道:“到不一定是哈迷吃本人,或许也是冒充的。”岳飞道:“管他真假,此贴不可不回。”说罢顾不得睡觉,口拟回贴一篇,由岳云快速打上,题目就叫:捍卫主权难道是狭隘?――驳哈迷吃之谬论。此篇有两千余字,比之哈迷吃的多了一倍有余。
  打完贴上已是午后,不久就有人名叫梁红玉,跟贴道:支持怒发冲冠,打倒哈迷吃。
  又有一名为铁滑车之人道:哈迷吃是金国的奸细,大家不要上他的当。岳飞见了笑道:“毕竟还是明白人多。”正说间,只见有人名为金兀术,发贴道:这是爱国主义吗?――也谈怒发冲冠的大作满江红。岳飞拍案道:“他也来凑热闹。”岳云道:“待孩儿回他一篇。”说罢便回了一篇名为:什么叫爱国主义?――驳金兀术。
  这时已是下午,论坛上关于满江红的讨论也越见热烈,发言的工有数十人,分别分为两大阵营,一方有梁红玉,铁滑车,牛头山,黄天荡,双枪陆文龙等人,另一方有哈密吃,金兀术,我是女真人,黄龙府等人,岳飞等打了一天的字,不免有些疲惫,岳飞建议道:“今晚出去吃饭,顺便商量一下怎么回答他们。”
  吃罢晚饭,回到电脑旁,打开一看,只见又有新内容,有一人名为秦会,发一贴道:战与和的利弊――论什么是真正的爱国。又有一人名为宋高宗,发贴道:打就能解决问题吗?――与怒发冲冠兄商榷。当既有人道:打倒汉奸秦会,打倒宋高宗。又有人道:请不要轻易打倒,要允许人说话。岳飞怒道:“这两人也来了,好,今晚不睡了,熬个通霄。”
  张宪献计道:“我看在论坛上争论,人多者为胜,元帅何不多注几个笔名,交替使用?此为疑兵之计。”岳云道:“有理。”岳飞沉吟道:“这样怕不好罢,这毕竟不是打仗。让人知道多不好。”
  张宪道:“以前俺听说美利坚有俗话说在网上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想必说的就是这英特网,既然如此,何妨多用几个名字。若是他们用好几个,俺们只用一个,岂不是显得俺们人少,倒是支持他们的人多?反正也没人知道,就多注几个算了。”
  岳飞叹了口气,道:“也罢,就按你说的做。”当下岳云又注了七八个名字。
  话说岳飞等三人一夜没睡,写了两万多字节的长文:永远的爱国主义――兼谈与狭隘的民族主义的区别。此文上下数千年,纵横几万理,三人查了包括十万个为什么在内的十多本参考书,端的是义正词严,热血沸腾。写完后,三人均觉满意,岳飞道:“这一下他们没话说了。”此时天已大亮,三人贴完后就睡了。
  直到下午,三人才起床,顾不得洗脸,便打开电脑,待上网后一看,只见此文后跟了数十个贴子,有叫好的,也有骂的,哈迷吃更发了一长贴,曰:我可以冷笑吗?――驳怒发冲冠之爱国主义。金兀术也发贴道:我害怕这样的爱国主义。秦会也有重量级的长贴,题目叫:秦烩是汉奸吗?――兼谈汉奸的形成和实质。岳飞见了,一阵头晕,道:“实在可气,气死我了。”岳云道:“待我来对付他。”便用新注的笔名靖康耻跟秦会之贴,道:你这狗娘养的给俺闭嘴。才跟完,便有人道:请不要骂人,有理讲理。秦会回道:你不是狗娘养的,你是猪娘养的。岳云大怒,发贴道:你这狗娘养的大汉奸没有权利说话。秦会立刻回道:你这猪娘养的才是汉奸。
  当既有人发贴,道:关于汉奸问题,请看转贴。内附转贴一篇,曰:汉奸发生学。
  宋高宗发贴道:汉奸有没有说话的权利?――谈谈言论自由。岳飞见了说:“这篇一定要回。”便回贴一篇:汉奸有说话的权利吗?
  这时有人出贴道:怒MM息怒,听俺讲几句。岳飞皱眉道:“什么叫MM?”张宪道:“好象是妹妹的谐音。”岳飞又气又笑,道:“真真气死我了,居然把俺当女的。”
  正说间,有人发贴道:关于言论自由,请看什么是自由主义者。有人跟贴道:老大,请不要谈自由主义。岳飞道:“越来越乱了,跑题跑得一踏糊涂。”张宪道:“不如这样,我们不是有好几个名字吗?对每一个不同的问题,用一个名字。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岳飞点头道:“这样也好。”当下三人又是一夜没睡,发了数个长贴:分别叫:爱国主义的实质;汉奸,我永远唾弃你;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自由。写完后,又是东方发白,哈欠连天。
  一觉睡到下午,三人都有点精力不济,岳云上网一看,昨天自己骂秦会的贴子已经不翼而飞,一时大怒,张宪道:“估计是被斑竹之类的删了。”岳飞怒道:“岂有此理,俺一定要讨个说法。”说罢发贴一个,曰:请给我一个删贴的理由。严厉质问斑竹为何删了贴。贴出去不久,有人跟道:有理,俺支持。岳飞等正欣慰间,哈迷吃发一贴道:你以为你是谁?金兀术也发一贴道:斑竹不能删贴吗?秦会也出一数百字节的贴子,道:别摆出一付委屈样。梁红玉出来打圆场,道:怒MM,听俺解释几句。岳云大怒,立刻又发一贴,道:我的贴子错在那里?一时忙乱,却用了另一个ID。此贴一出,立刻引起轩然大波,哈迷吃道:请看爱国者的真面目。秦会道:这人究竟有多少个ID?牛头山跟道:用多少ID是别人的自由,与你何干?一时间论坛又乱作一团。
  岳云颇为尴尬,岳飞责备道:“我早说别用那么多的名字。”
  张宪道:“现在最主要的是抓住主要矛盾,问斑竹为什么删贴。”
  岳云又发贴道:请不要转移话题,再问斑竹为什么删贴?
  这时斑竹精忠报国发一贴道:关于删贴的事俺说几句。进去看时,只见里面写着:怒MM昨天有几个灌水的贴子,我把它们删了,主要是为了能让大砖在一版多停留一段时间,这里删贴的尺度比较松,一般只删水贴和,特别这两天水比较大,俺删的也就多了一点。
  岳飞皱眉道:“什么灌水大砖,看不懂。”
  正说间,有人发一贴,题目叫:BBS上的灌水与造砖。进去一看,方才了然。
  经过这两天奋战,岳飞等三人深感疲惫,却又欲罢不能,岳飞叹道:“本意是想在网络上找一点有用的东西,顺便也学点知识,却不料搞成这样。”
  张宪道:“不如我们来点高姿态,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一说,顺便也道个歉,这事就算完了,以后也好在论坛继续待下去。”
  岳飞沉吟道:“要我道歉?俺又没错。”
  张宪笑道:“错不错自有公论,先说一声,主要是显得高姿态,更主要的是把这事了结了,并不是说错了。”
  岳飞点头道:“这也有理。这样好了,由我来口述,云儿打字,宪儿在旁边补充。”三人又穷一夜之力,写了一篇三万多字节的文章,题目叫:关于这几天争论的来龙去脉及我的道歉。写完后,三人又看了数遍,贴了出去,岳飞叹气道:“终于把这事了结了,可以睡几天好觉了。”
  次日三人上网来看,只见有无数人跟贴,其中哈迷吃等人也说了一些道歉的话,三人正欣慰间,忽见有人发一万余字节的长贴,题目曰:是道歉还是重新挑起事端?――我看这两天的争论并怒发冲冠的道歉。三人大叫一声,一起昏了过去。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艳遇
(都市小男人系列)
我站在嘈杂的火车站广场上。天灰灰的,又  很闷热。烦躁得就像我的心情。这次出差真是自  讨苦吃。早知道就不来了。就为了和ECHO陆憋口气,  受那么多累真是不值得。
想起了和ECHO陆的吵架。那完全是情侣间最  平常不过的口角。只要我道个谦,赔个笑脸也就过  去了。可是那天公司里人太多了,特别是我的铁哥  们,也是情场小徒弟李大伟也在场。平时自负情圣  的我怎么也不能掉这个脸。一气之下,主动申请出  差来到了这个神憎鬼厌的破落地方。
可话又说回来了,就算回上海也不能对ECHO陆  稍假辞色。对付女人永远是一幅桀骜不驯,叛逆浪  子的形象,这就是我情圣张小东的原则。
忽的刮起了一阵风,看这天色很快就有一场大  雨了。我连忙跑向了候车室。一边跑,一边捏起了  鼻子。候车室永远也有那么一股子异味。  早知道就别逞强,坐飞机多好,又快又干净。这  火车可真不是像我这样的人坐的。为了拿一个美国  老板提出的什么节约奖。我还自告奋勇的要求坐火  车。  走进候车室,我的眼睛立刻开始扫描空的位置。  惨白的灯光下,一排排座位上挤满了人,有坐着的,  有躺着的,还有横七竖八靠在一起的。连地上都躺  着人。走道上堆满了各式各样的行李和包袱。走路  都相当困难。  咦,眼神忽然一亮,那里坐着个女子。干净的短  发,一身淡蓝色,清清爽爽的牛仔服。那清纯靓丽  的样子令我大脑”轰“的一声。  她,夹杂在一大堆肮脏不堪,浑身散发怪味的盲  流,民工中间。真有股“出淤泥而不染”的味道。  她好象在为什么事情焦急,左顾右盼的样子,但  却更显出了她的动态美。就是能让人感到惊心动魄  的美丽。于是,指挥大腿走路的已经不是我的大脑,  而是我的视觉。  我走到她的附近。可惜一个空位置也没有。只  有她旁边的一排椅子上躺着条大汉。一个人占着三  个位置还在那里呼呼大睡。一个黑色的包袱搁在椅  子下面。  看那家伙满脸横肉的样子,就知道不是什么好  路数。那怎么办呢?最可气的就是凭他那幅德行偏  偏还躺在女孩的边上。这不是一堆牛粪硬挨在鲜花  上吗!  我灵机一动,找着一个在候车室里讨饭的小孩子。  我把他拉到一边,对他说:看到那黑色包袱吗,你  去把那黑色的包袱拎起来,跑到站警办公室门口,  往里一扔你就跑,我给你5块钱。那小孩子一口就  答应了。随后,我悄悄的躲在一边等好戏上演。  那小鬼还真不赖,忽然跑上去抓着包袱就跑,那  汉子惊觉后,连忙起来大呼小叫的喊着去追。那孩  子跑到站警办公室门口一把将那包袱丢了进去。接  着飞快的跑出了候车室,无影无踪了。那汉子见包袱  没丢,倒也没继续追,只是骂骂趔趔的想进办公室拿  包袱。  哈哈,这下可没那么简单了。认真负责的民警同  志见这么个可疑的包袱丢了进来,事主又一付凶神恶  煞样,怎么着也得把这汉子叫进办公室仔细询问。  看来有半天搞头了。  这就叫:聪明人一动脑,傻瓜蛋半天忙。  本来我也不想这样,谁叫那家伙长得那么穷凶极  恶的丑样。还躺在伊的边上,岂不是唐突了佳人嘛。  要我想那女孩铁定心里不舒服,说不定还在暗暗盼  望谁能帮她赶走那家伙呢。她刚才左顾右盼的焦急  样大概就是为了这个该死的家伙。  幸好有我这个骑士恰如其时的出现,替她解决了  这个困难。这出场的形象说多帅有多帅。  好了,趁此空挡,我舒舒服服的坐到了那空下来  的位置。瞟了瞟那姑娘。她也正看着我,还朝我笑了  笑。这笑容真让我几分迷醉几分痴呢。  我想她看见了刚才事情发生的全部过程。说不定  正暗暗钦佩我的机智呢。我一上来就在她面前漂亮的  露了一手。既显出了我的聪明,又暗示了我的那个  “意思”。啧,情圣就是情圣,李大伟那小子怎么学  得会呢!这得靠天赋。  我先把自己的包放好。出门在外,财物最重要。  我可不会因为女色而忘乎所以。等我把一切准备好了。  我的脑子又开始活动起来。  怎么开始搭讪呢?我一瞄伊,她手里正拿着一串  钥匙,上面还串着一把小水果刀。我眉头一皱,计上  心来。  “小姐,请问你有没有水果刀?”我扬了扬手中苹果。  请注意,我这办法多好!借此机会打破僵局。而  且在我削苹果的时候,还能趁机帮她也削一个。这样  一人一个苹果,说话就亲切多了。  “小姐,请吃苹果,算我谢你的”  她一番推却之后也收下了。于是我们开始了聊天。  她说她是四川人,(天府之国,果然尽出美人)这次是  应聘到上海某公司工作的。  哈,这下可好了,对我岂不是大有发展前途。  “这下上海的男孩可有危险了”我存心卖弄了一个  说话技巧。  “恩,我不太明白”她不解的询问。  “因为你很可怕。”  “我可怕??”  “对,美丽得可怕!”她笑了,掩饰不住的开心起来。  “你真会拍MP”她淘气的回了一句。  哦,看着她的笑容,我觉得浑身轻飘飘的。我自命对  女性的恭维一向适可而止。可这次嘴巴又忍不住溜了一句  “说真的,上海女孩哪有你这般的美貌和身材呀!”  糟,话一出口我就发觉不太合适,初见面就赞人家女  孩身材是不是太轻浮了点。就在我暗暗责备自己的时  候。她开口了。  “我,我可没有身材”她好绝!居然低眸往自己领  襟内看了看。  她的领襟微微的舒松着,露出来的一截胸脯  美得像一痕暖玉。一个人要朝内看自己的身体,  那肯定是件容易事。但别人要看,就要视乎角度和礼貌  了。也得看天时地利人和。  老实说,如果一个女子穿得娇娆妖艳,坦肩露背的,  我还不屑一顾。可偏偏她那么纯洁的样子,做这个动作,  就像个响雷一样在我心头“轰”了一下。  然后她跟我皱着鼻子,很纯真的笑。  乖乖,我只觉得头晕晕的。忙暗中捏了一把大腿  “清醒一下,你是情圣,可别像个青涩少男一样  把持不住”  “下次别再这样说话哦,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的”  我得提醒她,这么个漂亮少女可不能这样说话,幸亏是  我,要是换了个色狼怎么办!  “你不会的”她轻轻的说,然后用一种很信任的  眼光看着我。  多好的一句“你不会的”  一对俊男倩女,一场萍水相逢,一段感情交流。  多纯情,多浪漫。这人长得帅,艳遇来得就是快。况  且我又那么聪明。  可恨那ECHO陆还不知珍惜。瞧瞧吧,人家多好的姑  娘,好象已经对我有相当的“意思”呢。所谓“美人投  怀送抱,英雄岂能走宝”作为情圣的我可不能错失了良  机。  就这样,我们越聊越投机。她还建议一上火车我们  就把座位换在一起。然后一路聊到上海。到了上海还要  互留通讯地址。这一切可都是她先提出来的。而不是我。  看,凭我的手段还不让女孩为我疯狂。
“202次火车已经进站,请大家通过检票口  到2号月台”广播里提醒我该上车了。人很多,而  且大家都往前挤。我可犯不着和那堆盲流挤在一块。  我对她笑了笑,“我们等等吧”  “可能来不及,要不你先进去找位置,我随后来,  行李我替你看着?”  恩,我忽然清醒。这可不行。我可不能相  信陌生人。虽然刚才聊得挺有意思,女孩也不像  骗子。但我这人可绝对精明,钱财不离身,小心  才能驶得万年船嘛。想到这里,我说:“不用急,  等他们过去了,我们一块儿上。”  “要不这样,你替我看着行李,我先去找位置,  这次火车位置很少的。”她好象明白我的意思一  样。  这什么话,我可不是信不过她。看来有必要  解释一下。可别让女孩觉得我不相信她。  “你真是个谨慎的男孩,遇着你我很放心,  我在火车上等你”没等我开口,她又说了一句。  看,后面这句话多中听。这女孩不但美丽,  而且还很善解人意呢。知道我不放心,还特别  把行李留给我保管。  多好啊,可不像ECHO陆,才几分颜色就一  付凡事都要顺着她的样子。比起人家可差远了。  “好的,行李和我随后就到,放心好了,OK”  我潇洒的答应着。  看着她前去的背影,我还有什么可说得呢。  人家女孩多信任我啊。而感情就是先建立在信任  的基础上。到时候让ECHO好好气气吧。我情圣张  小东可不是缺了她就会痛哭流涕,彷徨沉沦什么  的。  过了一会儿,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我拎起了  两个包往检票口走去。她的包还真重呢。不过想到  她一个女孩孤身到上海来工作,生活上需要的东西  肯定带了很多。  那她孤身一人在上海,感情是不是也很需要  呢?现在我是为她拎包,到时候可就.......  一边走,我一边胡思乱想。突然,一只有力  的手拍在了肩膀上。  哪个家伙,抢劫啊,那么大力的。我回头一看。  两个警察正一左一右的站在我后面。  “请把你的包打开来看一下。”其中一个  警察礼貌而又口气强硬的说道。  “怎么啦,有什么事情吗,干嘛要打开包,  火车都快开了”我急着说。  “如果不把包打开,你根本没机会坐这次  火车了”这家伙语带威胁的说着。  “好,好,你说怎样就怎样”  跟警察还能嘴硬什么。我连忙打开了我的  包。里面全是我的一些证件和公司的资料。  “把另外一个包也打开”他们在看了我的包  以后,又命令道。  虽说打开她的包显得很不礼貌,但我估计如果  我不打开的话,两个警察会对我更不礼貌。好汉不  吃眼前亏。我也打开了她的包。  看着他们在翻着,我心想,等会怎么和女孩交代  才好呢。这真是件伤脑筋的事情。  “喂,看,这是什么?”一个警察忽然大声问我,  把我从胡思乱想里惊醒。  我低头一看,只见他手里拿着一小包白色粉末,  用透明塑料纸包着。毒品!不用他给我解释,我一看  就猜到那个可怕字眼。这个跟香港警匪片里常常出现  的毒品一样。  “这包不是我的,是个女孩叫我带着的,不关我  的事情”我顿时连声音也在发抖。  “谁,她人呢?”  “已经上火车了,要不我去叫她回来?”我已  经有点胡言乱语。  “你认识她?”  “这,这,我不认识”  “她不认识你就让你带行李?”  “这,这我怎么知道?”这时候,我大脑一  片空白。  “你先跟我们到办公室去一次”强硬的口气  不容我置辩。  “真是不关我事情啊!”  我发了急一样的大喊大叫。事后想想我多  傻啊,这时候谁还会理你。  “别吵,小心我铐你”  就这样,我被带进了站警办公室。在我的  一再要求下,他们和我的公司联系上了。这其中当  然又经过了一番复杂的手续,直到我的公司派人来  接我回去,又带了足够的证据证明我的清白,才算  过了这一关。  这期间,我被关了2天一夜。因为这些和本  故事无关,也就不加详细叙述了。  事后我才知道,火车站和飞机场常常有些毒  品贩子或者走私贩利用不知情的热心人来帮他们携带  东西。其实在我和那个女孩说话的时候,警察早就盯  上了。那女孩涉嫌带毒品,但她很聪明。一直没有抓  到凭据。  这次警方好不容易遇着了她,正准备上去逮  捕她。(就是她焦急的左顾右盼的时候)可恨那时候  我还在欣赏她的动态美。  这时候,我却出现在警方的视线里。他们以为  我是另一个毒品贩子,可能准备和她交易。所以他  们暂时按兵不动。(我出现得可真是时候)  直到后来看见我收下了她的东西。警方还认为  我是条大鱼。他们决定先放走那女孩,让她去钓更多  的大鱼。而把我先抓起来。  所以我这冤大头临时做了替死鬼。却又一次被  她逃脱了。  后来当地的警察还对我说,要不是看你斯斯文文  的样子,早把你先揍一顿再铐起来。以后不要看见漂亮  的小姑娘就搭讪。火车站这地方人杂得很。  我当时就愣在那儿,什么话也说不出。  当我安全回到上海的时候,真有隔世为人的感觉。  更让我意外的是ECHO陆还特地来接我。当我看见她的身  影出现在火车站大门口的时候,那情形直让我想起《魂  断蓝桥》里的经典重逢场面。还是ECHO陆好,热泪一下  子像喷泉一样冲出眼眶。虽然我表面常给人放荡不羁的  感觉,其实我还是挺专一的。  去他的情圣吧!从这件事情看来我还真不是这号见  异思迁的人。
[email protected]://www.handylawfir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2007925号-3
Powered by kx551 Code © 2011-12 开心551